報導指出,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認為自己在記者哈紹吉謀殺事件中「過度容忍」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利雅德當局因而已開始執行一項戰略對抗安卡拉政府的計畫。

沙烏地阿拉伯盟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當局根據公開和不公開情報管道完成一份機密報告,內容詳載上述計畫細節。阿聯智庫阿聯酋政策中心(Emirates Policy Centre)每月撰寫報告,上述內容出現在今年5月號中。這個智庫與阿聯政府和安全機構關係密切。

刊印數量有限而且只提供阿聯最高領導階層閱覽的這份報告刊頭印有「沙烏地阿拉伯月報第24期,2019年5月號」(Monthly Report on Saudi Arabia, Issue 24, May 2019),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取得其中一份並據以報導。

報告內容揭露,利雅德當局5月間下令執行上述戰略計畫對抗安卡拉政府。其目的是要運用「所有可能手段施壓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政府、削弱他的威信,讓他因為國內問題而疲於奔命,讓他被反對勢力搞垮;或是讓他面臨應接不暇的危機,使他陷入媒體絕對不會放過的失誤和犯錯之中」。

這份報告指出,利雅德上述作為目的是要限縮艾爾段和土耳其的區域影響力。經聯繫,阿聯酋政策中心截至發稿對此無回應。

報告提到,沙烏地將開始鎖定土耳其經濟,以沙烏地對土耳其投資逐步退場、訪土耳其的沙烏地觀光客逐步縮減、減少土耳其貨品進口沙烏地等方式進行壓迫,「最重要的莫過於將土耳其在伊斯蘭事務上能夠扮演的區域角色降至最低」。

根據上述報告,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命喪利雅德派出的暗殺小組之手後,沙烏地實際上的統治者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作出對抗土耳其的決定。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哈紹吉之死之所以引發舉世公憤,大體上是源自土耳其對沙烏地究責的堅持。

上述報告內容提到:「艾爾段總統…抹黑(沙烏地)王國搞過頭,尤其對王儲本人,以最受非議的方式在利用哈紹吉案。」報告指出,利雅德當局曾經表示,艾爾段欲將本案政治化、國際化卻功敗垂成,現在該是加大力道進行反擊的時候了。

土耳其情報機構對哈紹吉謀殺案所作分析獲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和重量級美國國會議員接受,CIA並且作成幾乎可以確定暗殺行動由穆罕默德.沙爾曼下令的結論。

主動針對哈紹吉案展開調查的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卡拉馬爾德(Agnes Callamard)6月19日公布調查報告,作成預謀殺人的結論,並確認應調查穆罕默德.沙爾曼的責任。

在阿聯酋政策中心上述報告內容經披露前,日前已有首宗利雅德槓上安卡拉的事件浮上檯面:沙烏地當局扣留80輛準備通過杜巴港(Duba)運送紡織品和化學品進入沙烏地的土耳其卡車,另有300個運送土耳其蔬果的貨櫃在吉達港(Jeddah)遭到扣留。

沙烏地駐土耳其大使館7月間曾發布旅遊警訊說,土耳其偷竊護照和輕度罪行有增加趨勢。今年前6個月沙烏地入境土耳其旅客數年減逾15%,從27萬6000人減為23萬4000人。

據土耳其外交部公布的2018年統計,沙烏地對土耳其的外人直接投資金額約值20億美元;同年土耳其對沙烏地出口額約26億4000萬美元,進口額約23億2000萬美元。

檯面下有更多跡象顯示兩國關係持續惡化。上述報告指出,伊斯蘭合作組織(OIC)高峰會6月1日在麥加(Mecca)召開前,不正式邀請艾爾段出席的建議獲穆罕默德.沙爾曼「毫不遲疑地」批准。報告說,「沙烏地領導階層切斷跟…艾爾段的關係並且開始將他當做敵人,有跡可尋」。

除了艾爾段之外,在上述峰會邀請名單上遭除名的會員國領導人本來還包括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卡達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不過穆罕默德.沙爾曼最後決定邀請塔米姆出席峰會。

土耳其政府深知穆罕默德.沙爾曼切斷雙邊關係的意圖,並且試圖透過跟沙烏地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直接對話的方式加以遏制。

沙爾曼的兄長日前去世後,艾爾段曾於7月31日通電話向沙爾曼致哀。報導指出,艾爾段在電話中除就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等區域問題與對方交換意見,也提出土耳其出口貨品在沙烏地港口遭到扣留等問題。

艾爾段也在電話中邀請沙爾曼,以及包括穆罕默德.沙爾曼在內的沙烏地王室訪問土耳其。

(中時 )

#土耳其 #沙烏地 #報告 #穆罕默德 #利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