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邱澤有兩部片等著上映,在黑色喜劇《江湖無難事》裡是黑道,而在懸疑驚悚的《第九分局》裡是警察,但是事情不單純。黑道不是黑道,是台客製片人陰錯陽差誤入歧途;警察還是警察,只是辦案對象從人類升級成鬼,但「鬼」在拍攝現場看不見,只能跟空氣演。「這就建立在導演與演員間的信任感。導演跟你說某個看不見的東西會從哪邊走過去,長什麼樣子,事情怎麼進行,你就要全然相信。這些設定如果事後被更改,那你當下那個表演的反應就會變得很突兀。」但這不意味情感因此打了折扣。

他不想靠臉吃飯

邱澤在2018年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與四個月後的金馬獎只有入圍相比,當時坐在台下的他只好笑了。「保持微笑真的是一門課題,尤其在揭曉那一刻。」演技在真實生活中偶爾也得派上用場。覺得獎項重要嗎?「說不重要嗎,但是坐在入圍席時又覺得好像滿重要的。當下那個氣氛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事前覺得應該還好吧,但真的坐在那個席位裡,感覺還是不太一樣。」

無論如何,得到坐進入圍席的資格之後,上門邀約的角色類型變得多元。他過去演過許多偶像劇,偶像級的臉,製作方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之前找上我的角色以偶像劇居多,類型是那樣,市場也是那樣,就是順其自然地努力去演。」戲一演18年,已經收斂成一個嚴肅的演員才有的面容。這次拍攝封面,鏡頭外,他大致維持一種客氣跟請勿打擾的表情。不開心嗎?「也沒有,可能我在準備新的角色,腦袋裡面都在想劇本的事,也已經完全進到那個角色。」尤其新角色本身有智力障礙,對事情解讀緩慢,他不想這時有其他情緒干擾,只好把自己關起來一點點。

所以本次封面人物是邱澤,但不是百分之百的。「演員的樂趣在於用不同的人生過日子,可以用別的樣貌活在別人的人生裡一段時間,但不用一直下去。所以那段時間會很有畫面,對不同事情擁有不同角度的看法。」不同於人生,角色的悲苦有明確的殺青日。「有時候不會想到這裡,像拍《誰先愛上他的》時候,沒想到結束,就活在當下。但那就是阿傑啊,他不會想到接下來的,只有眼前。」欣賞那樣的性格嗎?「我覺得很浪漫。」

邱澤。
邱澤。

天真演技論其實不天真

小時候的邱澤就領悟精神的追求比物質的追求重要。前幾年邱澤常去登山,攻頂前一晚,他習慣性檢查所有裝備,看著牙刷、毛巾、帽子、防寒衣物等在眼前攤開,發現一個人需要的就是這些,其他都是多的。「我的東西都是借來的,總有一天要還。」對邱澤來說,能留下來的東西才重要,正如演員的工作。「現在你的表演、你的理解,所有呈現都會被畫面記錄下來,10年、20年,再久都一樣,它就是你現在的模樣,不會被取代、被更改。這個比所有物質都還實在。」

演員的浪漫在開機那一刻,如同他手握台北電影獎男主角獎座時有感而發說的話:「我很喜歡表演,不管遇到再多困難,只要機器開始錄的那一瞬間,全世界都會變得非常安靜,就像只有活在現在而已,那一瞬間是非常迷人的。希望可以不斷活在那個瞬間。」「不管賽車、登山,做這些事情時,我心裡都會有個聲音說,這些可以促使我變成更好的演員。你對生命的熱忱、對存在的意義,有尋找的方向,也有某個程度上的了解,這些都會幫助表演。」

演過許多戲,邱澤難免遇上一些類型雷同的。「同樣角色一定會有不同課題,隨著你對於每一個人的理解。即便是你認識很久的朋友,也可能突然在某一刻發現對方原來有不同面向,你又會再重新認識這個人。演同類型的角色也是這個狀況,總會發現還有自己沒想到的可能性。」

今年37歲的邱澤,期許自己盡可能保持像個小孩子,一直到老。他的演技方法論是「天真」,就是純粹去相信自己的角色,努力跟角色站在一起,「這些都需要天真與想像力。」問邱澤「天真」是演員普遍具備的條件,還是只有你特別在意?「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還是只有我這麼想。」他說:「如果只有我這麼想,那真的就很天真了。」他像解開一道不算太難的數學題那樣地笑了。圖、文/GQ雜誌提供

(中時 )

#邱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