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心心念念的,是希望能留下雋永的作品,她表示,「很怕後人在寫戲劇史、文學史的時候,提到此時此刻的台灣,演的傳統戲都是清朝人編的,那等於我們的創作都繳了白卷。」

王安祈說,盼望新編戲能在文壇上能留下一筆,並非追求個人魅力,而是時代的使命感,「特別是國光劇團作為公部門,我期望我們每一齣戲,都可以是動態的文學作品,所謂的文學性,不是改編紅樓夢、張愛玲,也不是對白引經據典,就叫作文學性,而是人物生動,思想情感值得回味,這才是文學性,也是我深切的目標。」

對比大陸目前的京劇樣貌,王安祈認為,大陸目前仍將京劇視為演唱藝術,「看著傑出演員們的演唱很過癮,這當然很重要,但台灣京劇新美學出發點不一樣,不只是演唱藝術,更希望是帶有思想、情感的底蘊。」

王安祈表示,較為可惜的是,大陸近幾年來有些新編戲目的性太強,像是把一帶一路的理念放進劇情裡,「對比大陸很多好戲,我很怕目的性太強的作品,但世間沒有一齣戲是完美的好作品,我也不認為每位編劇的作品,都要反映當下,這句話可能很多人會反對。但我期望國光的作品都能帶有一種純粹性,而不是目的性。」

(中國時報)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