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一九九四年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後至今,就沒有再有任何國家被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新一輪美陸貿易談判沒結果、人民幣在八月五日貶破七元大關,美國總統川普立刻宣布把大陸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川普這招可能連習近平和他的團隊沒想到過,這一切來得這麼快。川普這招,造成金融市場震盪激烈,加速外資企業的工廠離開大陸。

川普實現他對選民的政見

川普對付大陸的招數來得快又急,大陸能否提出相對應美國的招數,讓美方以及美國的盟友感到痛點,將是觀察重點。從美陸雙方過去一周以來的交手來看,當川普宣布把大陸剩下的三千億美元進口商品課徵十%關稅,大陸放手讓人民幣貶破七元關卡,同時宣布國營企業不向美國進口農產品。接下來川普再出手把大陸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大陸現在只能取消上海自貿區關稅來因應。這樣的反擊招數,讓美國了解到大陸可能沒有新的招數來反制美方。

把大陸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也是川普在二○一六年大選期間的主要政見之一,這項宣示也是在實現他的政見。這會強化當年投票挺川普民眾的喜好度,證明川普是一個說到做到的政治人物,擺明和華盛頓政客不一樣的地方。接下來,川普對付大陸還有什麼招數?我們認為,川普在七月底已經向WTO提出不承認大陸的新興國家地位,並要求WTO改善。如果WTO沒有在九○天內給予美方滿意的答案,美國將會有動作。至於美方會有什麼動作,最激烈的莫過於美國退出WTO組織,自己再組一個以自由市場經濟體制的另一個貿易組織,取代現有WTO。由於大陸不是自由市場經濟體制,沒辦法加入這個貿易組織。川普向大陸步步進逼,招招都命中大陸經濟的要害。也就是說,如果大陸沒有按照美方的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根本無法再和美方談判下去,假使大陸按照美方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勢必衝擊現有中共的黨國體制以及紅色家族的利益。

大陸面臨巨大壓力

面對美國調高關稅壓力,大陸用人民幣貶值應對,這是唯一的方式卻也是個險招,大陸必須讓人民幣有秩序的貶值而不能失控,否則大陸將面臨泡沫化風險。大陸現有的三.一兆美元外匯存底中,有一.○九五二兆美元是外債,其中有三分之二屬一年內短期債務(陸資美元公司債居多)。人民幣貶值會造成陸資企業債務到期後續約,面臨債務壓力上升。大陸外匯存底中另有八千億美元是外資直接投資,人民幣貶值恐會加速外資撤離。若人民幣貶破七.九元,恐加速持有人民幣資產的外資和非大陸民眾拋售人民幣,進一步形成大陸匯市、債市和股市的壓力,大陸還有房市資產是GDP五倍的壓力,大陸不能讓房市泡沫化。

這兩年大陸向俄羅斯、伊朗購買原油的款項部分直接用人民幣支付,人民幣貶值,俄羅斯和伊朗會要求大陸增加人民幣償付金額,甚至改用美元支付。還有大陸一帶一路對外承諾金援外國的資金,若人民幣貶值更會造成大陸政府的資金壓力。

大陸操控人民幣匯率一直都被受美國政府的關切。一九九二~九四年期間,當時大陸總理朱鎔基匯改,讓人民幣從五.七四人民幣兌換一美元貶到八.六人民幣。這段期間曾被美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當時大陸經濟體規模不大,對全球經濟影響輕微。現在大陸經濟體的規模已達到全球第二大,大陸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對當前全球經濟的影響性就很大。從二○一四年至今,由於人民幣從六.一美元一度貶到六.九美元,不論是當時的歐巴馬政府還是川普政府都僅把大陸和其他有匯率操縱國嫌疑的國家列入觀察名單,南韓、日本、台灣、德國和瑞士也都經被列入觀察名單,但都沒有被正式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內。(全文未完)

※全文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051期》有更多精彩當期內文

(中時電子報)

#川普 #美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