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台中的李姓保母,先生是一名科技業者,夫妻倆靠著雙薪撐起一個家。李保母原本收入穩定,但數年前登記制上路後,政府將托育型態、收托量加以規範,保母的孩子也納入計算。育有2名年幼孩子的她,只能停止收托。為了糊口,忍痛將老三墮胎。

根據衛福部2017年的統計,2.6萬名保母中,50至59歲佔比最大,達39.28%。其次為40至49歲(27.91%)、60至69歲(17.86%)。年過50的保母佔比過半,像李保母這類青壯年托育人員已相當少。

保母登記制上路前,政府基於鼓勵送托的原意,允許一個保母收托4個孩子,不分日托、全日托或夜托。原育有1個孩子的李保母,生下老二後,因老大已上幼兒園,仍可收托3個小孩。熱愛工作的她,認為保母是社會中溫柔的力量,彌補家長無法陪伴孩子的不足。

2014年,保母登記制上路,政府考量保母體力、托育品質,對托育型態加以規範。日間托育限4人、全日及夜間托育限2人。李保母的老大、老二都未滿6歲,不論有無上幼兒園,都屬於全日托。因名額已滿,無法繼續收托孩子,她只好停止工作。

懷上老三後,李保母原想將孩子生下,眼見再生寶寶就無法糊口,只好忍痛將孩子拿掉。若需再收托,她必須等孩子滿6歲,但捉襟見肘的經濟狀況並不允許她這麼做。她哭著說,單靠老公每月5、6萬的薪水,難以撐起一個家,盼政府正視問題。

婦女新知基金會政策部主任覃玉蓉表示,保母一併照顧自身孩子及他人孩子不見得不好,若孩子發展階段相近,保母與家長將有更多共同話題,也會更留意同齡孩子的發展細節。她與托盟呼籲政府強化居托中心功能、修法放寬保母收托名額。

(中時 )

#保母 #孩子 #收托 #上路 #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