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示威再次舉行,至此已經進入第10周。示威者與警方的衝突也在不斷升級。美國之音報導,西方學者建議,北京有三種解決之道:一、讓步,滿足示威者訴求;二、軍事干預;三、低調,等待抗議活動自然消亡。

示威者與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僵持不下,任何一方都沒有顯示妥協的跡象。與此同時,北京對香港事件的定性和措辭也越來越嚴厲。中國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12日嚴厲譴責「香港極少數暴徒」,並稱,「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

熟悉香港事務的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分析,「現在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看看事件的所有方,港府和北京屬於一方,抗議者是另一方,沒有一方真正和另外一方在對話,理解對方的觀點。這樣的結果,我們會看到局勢繼續升級,用個比喻來說,最後可能演變成『火車撞車事件』。」

選擇一:讓步,滿足示威者訴求

曾銳生認為,香港目前的示威活動不是「顏色革命」,如果中國政府支持香港政府,真正聽取抗議者的呼聲,並滿足示威者的訴求,抗議是會平息的。 他認為,中國政府將香港事件定義為顏色革命顯示了態度上的極大改變。

他說:「香港示威者到目前為止關注的仍然是一些具體的訴求。他們沒有要求結束中國政府對香港的管轄權,也沒有反對那個控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產黨政府。」

但是也有人指出,如果中國政府採取「軟的姿態」,滿足抗議者的需求,中國政府會擔心這將給中國國內的意見人士發出錯誤的信息。長期的中國政治觀察者,香港中文大學的林和立(Willy Lam)在接受美聯社訪問的時候說:北京擔心在中國的其他城市出現類似的活動。」

選擇二: 軍事干預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非但沒有顯示任何要滿足抗議者訴求的跡象,相反,他們的姿態變得越來越強硬,並多次暗示他們的耐心在耗盡,出兵介入並非不是選項。

倫敦大學的曾銳生說:「在香港問題上,軍事干預一直是有可能的。這在《香港基本法》中也有相關的說法。中國政府也一直明確表示,如果到那一步,如果是不可避免的話,他們會動用武力。現在的情況是,中國政府更傾向於不使用武力,但是,他們從來就沒有排除使用武力的可能性。」

也許是武力干預的後果令中國政府猶豫。曾銳生說:「如果中國當局在香港動用武力,這將摧毀我們所認識的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根本,那裡有法治,在法治的文化下,事件的發展可以預測,而這是上海所不能提供的。一些大的跨國公司會在想,他們是否會在香港繼續保留他們的區域總部還是轉移到其他地方。」

已經有報導說,如果中國軍事干預香港,香港失去自治,新加坡將會吸引更多的國際大公司將他們的區域總部搬去那裡。

除了影響香港的關係外,軍事干預還會影響習近平希望中的與台灣的統一,並破壞與美國和西方以及其他許多國家的關係,不僅包括美國和歐洲,還包括一些他一直試圖與之修好的鄰國。

台灣明年1月將舉行總統選舉。北京不希望看到獨立傾向的總統蔡英文贏得連任,但香港的抗議活動似乎有利於她的選情。習近平曾經宣稱,與台灣的統一將遵循香港實行的「一國兩制」模式,抗議活動只會增進台灣人對這種模式的反對。

選擇三:低調,等待抗議活動自然消亡

澳大利亞洛伊研究所東南亞項目主任白傑明(Ben Bland)在接受CNBC等媒體採訪時說,中國政府目前的選擇既不會出兵干預也不會讓步,而是期望等待抗議活動自然消亡,「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得過且過』 (muddling through),等著抗議自然消亡,但是這還沒有發生。這讓北京、香港政府以及擔心香港未來的人們擔憂。」

白傑明說,北京確實在等待,他們可能會希望抗議者帶來的不便:佔領機場、中斷交通,最終讓老百姓對抗議者不滿,對抗議者失去同情。 但是這次不同於2014年的「佔中」運動,香港的溫和派對堅定的抗議者越來越支持,因為他們覺得抗議者的抗議渠道越來越窄。

倫敦大學的曾銳生說,如果警方不對抗議者使用武力,抗議活動可能會自然消亡。「如果你出去抗議示威,你扔石塊,沒有任何回應。你什麼也得不到,警方不以武力回應,最終你只好回家。不過,這不會在2019年10月1日前發生。」

2019年10月1日,對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政府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今年的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中國計劃舉行大規模的慶祝活動。中國領導人希望到那時抗議活動已經平息,並希望事先避免宣傳上的大失敗。

(中時 )

#香港 #中國 #政府 #抗議 #中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