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膜覆晶封裝(COF)廠易華電(6552)10名員工由於涉嫌違反營業祕密法及背信等罪,被高雄地檢署起訴。對此,易華電今日指出,COF機台是各家廠商專屬機台,且參數完全不同,加上製程工法及客戶與頎邦亦不相同,因此更沒有違反營業祕密問題,易華電堅信法院之審理,將證明涉案被告之清白。

以下為易華電新聞稿內容:

有關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下稱雄檢)108年8月12日發布新聞稿說明營業秘密侵害相關案件,業經偵查終結,並起訴本公司員工共計十人乙事,與事實顯有重大出入,謹澄清如下:

雄檢新聞稿稱李姓總經理,黃姓副總經理因告訴人頎邦公司於102年5月間併購原欣寶公司後,其等主導權旁落,遂利用離職前因職務可接觸原欣寶公司營業秘密之機會,將該等營業祕密儲存在隨身碟或行動硬碟中攜至本公司使用,另二人於離職後亦挖角數名關鍵技術團隊成員至本公司擔任要職;甚稱該等技術團隊成員亦於離職前以下載、儲存於隨身碟內等方式將該等營業祕密攜赴本公司任職,以此方式侵占屬於頎邦公司之營業祕密並進而使用云云。

然雄檢於告訴人提起告訴後約二年即105年8月間至本公司搜索時,已確認本公司與原欣寶公司所使用之機台設備、藥水等均不相同,探究其原因,係因就COF製程而言,是由各家廠商自行設計專屬機台,再配合該機台設計調配出最佳運行參數與條件。

換言之,除非兩家廠商就機台器具之設計如出一轍,否則任一廠商之製程參數與條件,實無從套用至他廠商。而當時本公司係以「繼受自台灣住礦公司原有之機台器具及相關條件」重啟既有之蝕刻產線,並由台灣住礦時代即任職之員工協助重啟,再由技術人員依其於COF產業之專業智識與嫻熟經驗,調整測試得出最適參數。

於本公司與頎邦公司產線之機台設備大不相同之情況下,一切製程參數或條件根本無從互為援用,衡諸常情,該等人員實無不法取得告訴人營業秘密之必要與動機,自無可能發生告訴人所指之侵害行為。

實則,雄檢承辦檢察官於105年8月25日進行搜索程序迄今近三年,除搜索當日外,其間遭起訴之被告僅被傳訊一或二次,雖屢懇求檢察官開庭傳訊以為完整之說明,俾釐清事實真相,然均未獲置理,惟仍不斷提出書狀詳細解釋,更遵檢察官於偵訊伊始之囑,適時呈報告訴人即頎邦公司對本公司所提民事損害賠償案(詳下述)之進度,當然包括法院之裁定書類等,然觀諸新聞稿,起訴書對被告所提諸般說明未置一詞,對智慧財產法院之認定更無任何交代,遑論予被告就告訴人所提主張充分答辯之機會,僅憑告訴人片面之詞即輕率起訴本公司員工,此等「搜索等同起訴」,「拖延為等結案」,顯然完全背離司法機關勿枉勿縱之原則,無法令人甘服,更使人痛心於偵查程序之疏漏與草率!

然相較於檢調機關如此粗糙之偵查過程,頎邦公司對本公司以相同事由向智慧財產法院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之事件,亦曾提出刑事偵查扣案之相關資料(包含新聞稿內所提及「Fine Pitch Enhanced NewEtching」製程及向日本取得之「MCS 蝕刻技術」等資料檔案),據此要求法院禁止本公司自行或使第三人以蝕刻產線生產COF產品,然經智慧財產法院106年度民暫字第24號民事裁定、107年度民暫抗字第4號民事裁定,及最高法院108年度台抗字第94號民事裁定駁回頎邦公司之聲請確定在案;其中,智慧財產法院歷經多次庭審、予雙方充分攻防,並由技術審查官協助調查後認定:

(1)頎邦公司未能釋明其有就該等數萬筆技術文件已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

(2)兩家公司蝕刻產線之機台設計不同,頎邦公司原以為遭侵害之部分,經搜索後發現機台、製程各不相同,且使用之製程工序亦有別,無法認定本公司有使用其營業秘密;此觀新聞稿揭示「二公司生產COF之技術相異」等語亦足證明。

(3)COF製程之條件與參數設定,隨著蝕刻機台之設計而調整,不同設計之蝕刻機台無法沿用相同之規格與條件,本公司係沿用原台灣住礦所設計之機台,製程參數及藥水條件,理應植基於台灣住礦公司原有設定予以調整,加上兩家公司之客戶不盡相同,所要求之產品規格與圖樣理應不相同,廠商需就自有機台實驗設計,始得配合該等基台之參數與條件,由於兩造機台不同,製程工序亦有異,頎邦公司未提出具體證據證明本公司有使用其主張之營業祕密。

(4)任職原欣寶公司之技術團隊,對COF產業所具整合機台、製程或藥水之專業智識與經驗,因長期工作積累之相當智識、技術及產業經驗,有別於頎邦公司所主張之營業秘密,該等人員任職本公司後,依其專業智識與經驗,將市售多時之藥水導入產線後,按彼此機台設計與特性相應調整、檢視參數,約一年時間達產品量產,符合COF行業及市場常情。

(5)COF為高度依賴專業人才之技術與經驗之事業,原任職欣寶公司之技術團隊,再業界積累相當之技術能力與長久經驗,該等專業蝕刻人才所具備者,在於不同生產線、不同機台設計之不同生產條件,均能將各站製程之參數與條件調整至可量產客戶要求規格產品之能力,該等蝕刻技術團隊嗣轉任本公司後,費時一年調整產線參數助本公司量產,與頎邦公司所費時間相當等。

足見審理法院詳閱兩造所提各項主張及事證後,肯認該等?術人員並無任何侵害營業秘密之行為,而駁回頎邦公司假處分之聲請,並已確定在案。

由上可知,相較於智慧財產法院經由技術審查官協助,予雙方充分攻防後所為之詳實認定,雄檢新聞稿所述如小說情節般之起訴內容,實難平大眾之議,及解四方之惑。所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真相越查越明。

本公司絕無任何侵犯他人權益之情,亦深信本公司員工無任何非法之舉,更堅信法院之審理,將證明涉案被告之清白,及本公司之奉公守法未稍逾矩!為免社會大眾遭新聞稿片面內容所誤導,爰澄清如上,以正視聽,並副各界之厚愛。

(工商 )

#公司 #技術 #營業 #頎邦 #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