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市場野蠻生長和行業缺乏規範之下,大陸一度火熱的小額貸款市場,如今深陷景氣寒冬。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在過去3年,大陸小額貸款公司數量減少一成達900家,從2018年第二季至2019年第一季,減少的數量達到504家,而2019年第二季又減少170家,顯示整個行業的淘汰賽還在加速進行當中。

人行日前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陸31個省市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797家,貸款餘額達人民幣(下同)9,241億元,較2018年年底減少304億元。與2019年第一季相比,2019年第二季的「三降」仍在持續:小貸公司減少170家、貸款餘額減少31.4億元、從業人員減少2,448人。

新京報報導,大陸小貸行業下滑的趨勢,已經延續幾年。從2016年第一季末至2019年第一季末的3年時間,大陸小貸公司數量減少900家,減幅為10%。而截至2019年第一季末的一年裡,小貸公司就減少504家。

報導指出,經歷快速生長和優勝劣汰後,大陸的小貸公司正面臨官方新一輪的加強監管。例如,江蘇省金融監督管理局7月12日公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小額貸款公司監管工作的通知」;中國小額貸款公司協會也在6月27日發函指出,正著手草擬「小額公司行業規範發展指引」。此外,有關小貸公司的條例和管理暫行辦法已被人行、銀保監列入2019年的立法清單。

另一方面,一些小貸公司的經營狀況並不樂觀。2019年第一季33家掛牌新三板的小貸公司中,有13家的獲利出現下滑,10家出現營收和獲利同步下滑。報導引述專家指出,當前的小貸行業處於洗牌期和分化期,推出統一的監管文件非常必要。

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分析,整體看,以消費類貸款為主的小貸公司經營狀況較好,這類小貸公司多由互聯網機夠發起設立。以對公貸款尤其是區域性對公貸款為主的小貸公司,受實體經濟下滑尤其區域經濟分化拖累,經營層面遇到轉型困難,這類小貸公司多由傳統企業發起,且多設立於2015年之前。

薛洪言指出,對公型小貸公司遇到的轉型難題與農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銀行類似,對公業務不振,零售轉型又受到科技、用戶基數、資金成本、機制文化的限制,未有實質性突破,在行業整體快速發展過程中,存在被邊緣化的危險。

(工商時報)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