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轉入8月,臉書、簡訊、電子郵件中,讀到許多遠颺的通知。一位白手起家、用一張工作積點換得美洲單程機票、終而在矽谷建立貿易王國、卻又一生謙虛自持、助人無數的成功大學校友因病離世;國際知名水利專家、從教學研究到行政,無不熱情參與、認真演出、足跡與身影皆鮮明成功的黃煌煇前校長,也在抗病中驟逝,於我,他們雖是向這一世舉足輕重人生道別,卻也是向另一個全新的國度遠颺!

對我今天的角色而言,對於遠颺的理解可以因人、時、地、物差異,而有不同積極性定義!趁主持2019年馬來西亞校友年會之便,快速進出檳城,距上次來訪已逾10年,雖僅是匆匆一日,我再一次看見數十年來因為成大平台、畢業校友得以從兩端互相遠颺、進而鏈結,從窮理致知、到落實成就的精彩歷史!

30年前,世界上有哪一個工業區會以海外大學命名?答案是,來自台南、台灣的成功大學以本校之名,結合國內與當地校友、以互信不催的基礎、在3000公里外的檳城,勇敢框定近86公頃的「成大工業區」,除了成大集團各類型子公司對該區發展各具指標意義,直至今日仍繼續運作、並生產土耳其特定螺絲第一品牌的金屬公司,彰顯自南而來、往南遠颺的本校畢業生發揮的產業貢獻!

行程中,意外而激動莫名的發現是,在檳城的喬治市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的過程中關鍵人物,是當年飄洋北上、必須在加油站打工才能完成建築系學業的校友!

如今,基於專業良知的支持、經由專業能量呈現的影響,他已是當今馬國古蹟修復領域備受敬重的靈魂!揮汗如雨中,我攀上高架,有幸親眼見識經由他申請經費、由台南藝術大學師生正進行修復的古廟懸梁彩繪!一樣自兩端不同時代的遠颺,正在書寫撼人的文化貢獻!

讓我們感念、祝福、也致敬所有的遠颺!

(中國時報)

#成大 #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