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先生一次參加滿歲酒,席間拿著小孩用的毛筆就畫,用肥皂刻了印就蓋,還哈哈笑稱日後這幅真跡一定被視為偽作。」講起張大千,新象藝術創辦人許博允有著許多第一手與大千先生吃飯聊天聽來的故事,說起張大千作品的鑑定,一如他口中的故事,許博允笑稱,看畫絕不能只看簽名、蓋章,畫的構圖、內涵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逢張大千誕辰120周年,吳冠中百歲,新象藝術8月底的書畫專場拍賣會,特別挑選了兩位名家多件作品上拍,和一般最熟知和欣賞的張大千晚年潑墨潑彩不同,許博允在此次多幅大千先生作品中,對其師法李公麟擬東晉顧愷之的《醉舞圖》最為激賞。許博允指出:「以高士為主題,人物線條精緻細膩,背景花葉繁盛卻沉穩有序,充分表現大千先生白描功力」。

大千先生的仕女圖今年在台北故宮亦多有展出,許博允指出,對女性的審美標準亦可見於大千先生筆下仕女。「一次大千先生問,覺得全世界哪裡的女子最『拔挺』,我說的是印度和象牙海岸,大千先生也認同地說:對啊,就是印度!」仔細推敲幾位名家的仕女圖,許博允說:「以渡海三家相較,可以發現大千先生筆下的女子,鼻子都比較高挺。」且這樣的特色在其敦煌期後才見成形。

大千先生誕辰120周年,吳冠中百歲,許博允認為兩位藝術家的「全面性」還未被一般觀眾知悉,此次張大千上拍作品19件便包括其潑墨、白描、仕女、高士畫,以及較難得,長近4公尺的彩墨絹本《富春山居》圖;吳冠中則有具其招牌的長而鮮明脈絡線條的大山馬群《渡河前》,甚少見的鋼筆畫《香港》、水彩畫《PARIS》,以及吳冠中與程十髮合繪的《荷塘蓮藕小魚》等。

(中國時報)

#藝術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