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莊嚴鼎重的倒影在塞納河裡

已經洗濯了近千年的臉龐

在拂晨與傍昏的層疊裡

在天人災厄熊熊寰宇裡

招喚謙謙子民心靈的謐靜與喜悅

殿堂內垢積著厚厚的

告解與禱語的氤氳

而神蹟只嵌鑲在光影暗漬的彩麗玻璃

眾生均是脆弱浮沉的旅人

在燭火與聖像前舒緩澀滯情緒

雨果的鐘樓揭露不可相貌的皮囊

教義與社會衝突的革命

總以宿命來平衡哀嚎爭端

末日審判拱門似乎在提醒權貴與庶民

畢生被餵食的虛偽與仇恨

在此得到蒸發及救贖

無法比較亨利六世與拿破崙皇冠的晃耀

而聖女貞德平反與耶穌受難荊棘冠冕的

罪愆血水

早已在詩歌班的合唱裡 結霜

石簷上托腮的神獸眈眈俯瞰

年輪滾滾的巴黎哀樂世代

而熾熾烈燄以崩解倒塌宣示

人類種種乖戾越軌的禁忌

神亦在此沉默無言

(中國時報)

#巴黎聖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