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總統大選預選,反對黨候選人艾柏托得票率大幅領先尋求連任的總統馬克里,令各界跌破眼鏡,反對黨也大感意外,顯示前總統費南德茲作為副手的策略成功,可能重掌政權。

阿根廷資深媒體人拉納塔(Jorge Lanata)指出,預選結果超出所有民調機構的預測,甚至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本人也相信,最多獲得10個百分點的優勢,結果超過15個百分點。如果預選結果在10月27日重演,艾柏托將在第1輪投票中當選總統。

對馬克里(Mauricio Macri)而言,這個結果表明其經濟政策失敗,未能促進阿根廷經濟成長。儘管這不是他一個人的錯,馬克里在預選結束後表示,選舉是民意的表現方式,沒有獲得預期的選民支持,意味著在過去的3年半,人民經歷艱難經濟過程累積的憤怒。

而對與艾柏托搭檔的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來說,預選結果顯示她遠離媒體焦點,作為副手競爭的策略成功。

費南德茲在2007年至2015年間治理阿根廷,被控貪腐,多案官司纏身。如果費南德茲和艾柏托勝選,根據阿根廷法令,費南德茲將擁有4年的議會豁免權,除了擔任副總統,她也將成為參議院議長。

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政治學教授諾瓦洛(Marcos Novaro)認為,費南德茲與艾柏托搭檔,只是讓費南德茲繼續參加政治遊戲的方式,艾柏托成為傀儡候選人的風險很大。

艾柏托和費南德茲都是貝隆主義(美洲本土化的社會主義)支持者,馬克里為分散他們的選票,挑選了也是貝隆主義支持者、但與費南德茲唱反調的皮契托(Miguel Pichetto)當副手,但預選結果顯示,這一戰略不如對手有效。

政治分析家柯曼(Gabriel Kohlmann)指出,馬克里強化阿根廷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IMF)關係極為重要的新經濟自由主義言論,同時也可能嚇到民眾,因為儘管中長期經濟轉好的前景可以預期,但短期內卻可能對國家財務產生負面效應。

柯曼認為,反對黨在預選中獲得的優勢很難扳回,因為馬克里在許多重要票倉失利,例如布宜諾斯艾利斯省,艾柏托得票率50%,馬克里卻僅取得29%。

柯曼指出,馬克里有兩條路可以試圖扭轉乾坤,一是加強對費南德茲被控貪腐的抨擊,二是強化自己為中間派選民最佳選擇的形象。

馬克里也可以嘗試爭取預選排名第3拉瓦格納(Roberto Lavagna)的支持,但可能很難,因為這意味拉瓦格納必需拿自己未來的仕途做賭注。

預選結果引發阿根廷金融市場震盪,昨天收盤披索兌美元下跌20%,基準利率升至74%,股市重挫35%。

柯曼指出,除了有關費南德茲涉貪的醜聞外,艾柏托強調的經濟政策也讓市場不滿意。例如他建議讓阿根廷幣披索貶值,以鼓勵出口的措施;還有深化社會支援政策和更多的保護主義經濟政策,以滿足阿根廷工業的需求,特別是與費南德茲關係密切的汽車工業。

金融市場擔心的另一個問題是艾柏托是否會履行對國際貨幣基金的承諾。艾柏托的經濟政策顧問庫法斯(Matias Kulfas)今天接受阿根廷號角報(Clarin)專訪,重申艾柏托將遵守外債管理原則,但會修改協定。

此外,艾柏托亦聲稱有意修訂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l)與歐盟的貿易協定。柯曼指出,一旦費南德茲重新掌權,南錐經濟體內部的進步體制很可能出現逆轉,因為其政府將比馬克里更加保護國內工業。

同樣的,如果艾柏托當選阿根廷總統,與巴西等國家之間的外交關係也可能更加惡化。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已經公開支持馬克里連任,甚至說,反對黨重掌政權,阿根廷將變成另一個委內瑞拉。

儘管如此,巴西利亞大學歷史學家凱謝塔(Virgilio Caixeta)分析指出,無論是波索納洛還是艾柏托的言論,都可能在選舉過後有所改變,畢竟阿根廷是巴西的第三大貿易夥伴,而阿根廷也需要加強南方共同市場貿易來擺脫危機。

(中央社)

#阿根廷 #費南德茲 #費南德 #馬克里 #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