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邱澤在《第九分局》飾演偵查靈異案件的特殊警官,他在拍片時雖沒有準備「護身道具」,但媽媽5、6年前擔心他在各地奔波拍戲、賽車,曾為他求來觀世音像平安符,當時特別叮嚀:「這是加持過的,你不要亂丟,要放好。」邱澤聽話帶著,從此不離身,多年來一直放在皮夾。若在外住宿遇「鬼壓床」,「可以動的第一瞬間,一定是把皮夾打開,拿出觀音像放在枕頭邊。」

邱澤似乎有「敏感體質」,每次在外拍戲睡飯店,「或多或少會遇到鬼壓床。」只能用力掙扎讓身體移動,若能拿出觀音像,「之後就可以睡更好。」事後自嘲可能只是心理作用,或用科學角度自我安慰,但有次疑似靈魂出竅,他俏皮說,一度想嘗試讓整個人飄遠,但澎恰恰(澎哥)聽到後趕緊提醒他:「飄得太遠會回不來!」

澎哥和邱澤解釋,人有三魂七魄,有些人精神狀態不穩定,可能是因其中一個魂魄飄走。2人在片中組成抓鬼雙人組,邱澤出道多年卻要飾演菜鳥警探,他謙虛說:「不難啊!現在還是菜鳥,每次面對新的角色,都要保持菜鳥心態,一定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尤其新片涉及「阿飄」,他更虛心和澎哥求教。

邱澤個人也有不少禁忌,進飯店房間時先敲房門,不讓鞋頭朝床,更不愛在片場說鬼故事,「不然祂們也會湊過來,想知道大家聊什麼!」拍完夜戲會到便利商店繞一圈,避免「好兄弟」跟回家。他甚至不進影廳看鬼片,「你確定那些空位都是空的嗎?」不過演完《第九分局》壯膽不少:「接下來看恐怖片不會那麼排斥。」

邱澤也為該片挑戰特技武打,其中一場車禍戲,他必須全速奔跑撞上正在行駛的汽車引擎蓋,導演王鼎霖要求多角度拍攝,邱澤擔心用替身在大銀幕容易穿幫,所以要求「親自上陣」,事後才想起:「如果車手配合上有什麼差錯,就可能受傷了!」

另場大場面動作戲,邱澤一口氣撂倒8人,原設定一鏡到底,為此苦練一個月,導致左膝韌帶拉傷、右肩和手指都留傷,彩排時還被身上裝備的鐵扣刮破背部皮膚,一開始以為是流汗,手一摸才發現是流血,清理傷口後只能咬牙拍完2天戲份,但他自認體院畢業,身手矯健,不只擅長排球,還練過自由搏擊,未來想往武打發展?笑言:「有機會的話,好像是不錯的方向!」電影《第九分局》29日上映。

談起武打戲,邱澤忍不住在現場擺出幾個動作。(盧禕祺攝)
談起武打戲,邱澤忍不住在現場擺出幾個動作。(盧禕祺攝)

(中時 )

#邱澤 #第九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