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審議拍板調漲月薪3%、達2萬3800元,時薪調漲5.3%、達158元。學者認為,時薪漲幅較大,主要影響零售、餐飲等雇用時薪員工較多的行業,可能帶動物價上漲;而且,過去幾年國內生產毛額(GDP)不到3%,月薪能調漲3%完全是為了明年大選的政治性理由,恐直接加劇弱勢勞工的失業率。

擔任基本工資審議委員的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依據去年審議機制,今年仍參考17項關鍵民生物資價格、經濟成長率、勞動生產力年增率等資料進行審議;因物價涉及勞工生活所需,已完全反映到漲幅之中,但因考量中美貿易戰、經濟景氣下滑,故在經濟成長率一半0.96%的基礎上,敲定月薪漲幅3%。

但若時薪也成長3%,勞團及部分專家學者認為對適用時薪的打工族照顧不夠,故參考去年月薪及時薪漲幅分別為5%、7%,今年因月薪少漲2%,時薪漲幅也跟著減2%,訂在5%左右。

辛炳隆表示,調漲主要影響零售、餐飲等雇用時薪人員佔了2至3成的行業,但若以月薪及時薪皆漲5%計算,其增加人事費用仍佔總支出比例不到0.5%,影響應不大;但仍可能有業者以基本工資調漲為由反映在物價上,故建議勞動部、經濟部注意這些行業是否有哄抬物價情形。

文化大學經濟系教授柏雲昌則表示,過去幾年GDP成長沒有逾3%,在這個時間點政府卻能強力作東調漲,除了對明年大選有幫助的政治性理由,看不出有其他衡平勞資糾紛、經濟性上的原因。他說,在景氣不穩情況下,表面上是工資上漲,但資方、尤其中小企業將因此「能省則省」,對勞工的需求便下降,「失業率一定會增加」。

柏雲昌表示,基本工資不是不能漲,但本應由勞資雙方協商而定,現在由政府強力操縱價格供需之下,在職者可增加薪水,但就業市場中的弱勢家庭勞工,將首當其衝、遭到犧牲。他並說,服務業人事成本高,物價隨之上漲亦可預期,物價上漲對高薪族影響不大,但最終又是社會弱勢族群受害。

(中時 )

#時薪 #物價 #調漲 #基本工資 #失業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