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韓國最近相繼決定調漲新年度的最低時薪,幅度大約在3%左右。日韓最低時薪近年連番上漲,都是來自於政治領導人大力推動,並且一致遭遇工商界強力反對。不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迄今無法見到刺激國內消費的效果,韓國總統文在寅甚至因為引發中小企業抗議,導致民意支持率低迷。

韓國最低工資委員會7月12日敲定,2020年最低時薪定為8,590韓元( 約新台幣241元),只比去年上調2.9%,漲幅創十年來最低。

另一方面,日本全國平均最低薪資將自2019年10月起提升3.1%,平均時薪調高至901日圓(約台幣268元)。此次調升的幅度為歷來最高。

雖然文在寅主張增加勞工所得可刺激國內消費與經濟成長,但韓國中小企業歷經連續兩年二位數調漲之後,已不堪負荷而怨聲載道。

同樣的,日本政府期望藉由提升薪資、提升所得,來促進消費,但目前為止的效果卻不怎麼樣,這是因為日本家庭主婦減少打工時數,而由高齡人口或新加入的打工族來填補。同時,低薪的工作越來越多,每一個人的勞動生產力也很難提升。

(工商 )

#最低時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