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20日報導,在香港抗議者與北京和港府對立氣氛緊張之際,大陸國務院宣布在與香港毗鄰的深圳建立「先行示範區」,擴大深圳的金融開放度,似乎在暗示香港抗議者,如果抗議不平息,中央將以深圳取代香港。不過,分析人士指出,鑒於香港的開放市場和法治環境以及深圳或上海短期內也無法取代的事實,大陸還需要香港,因此大陸也不會對香港施以重手。

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宣布《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同時表示,這麼做的目的是「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這一舉措令人不僅聯想,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勢將受到衝擊。

有人認為,鑒於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不再像以前,北京政府有更大迴旋餘地,因此,只有在必要時才會對香港施以重手。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香港對大陸的重要性繼續存在,特別是在外貿和金融領域,因此不會對香港施以重手,那樣做等於是讓香港崩潰。

美國之音報導,香港金融律師戴安通(Antony Dapiran)說,雖然與22年前主權移交時相比,香港的GDP相對於大陸整體的GDP來說在縮小,但是,香港繼續為大陸其他地方發展發揮重要作用。

香港是大陸公司上市融資的首選地。根據普華永道集團(PWC)2018年資料,儘管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上海和深圳挑戰,但是大陸公司近六成的共354例首次新股上市(IPO)仍選擇在香港。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黃天磊說,「大陸企業通過香港進行投資,就是為了利用香港良好的監管環境和可用的專業服務。」

2018年4月,美國對大陸通訊業巨頭中興和華為採取限制措施後,北京希望再次利用香港的地位輸入西方科技。5月,宣布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中心,並將香港納入《粵港澳大灣區規畫發展綱要》。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教授和副總監方志恒認為,這表明北京要「更充分」的利用香港。

香港享有獨立於大陸大陸的關稅區地位,未被美國列入加徵關稅的地區,使得很多大陸商品可以從這裡轉口。很多海外禁運的高科技產品也從這裡進口到大陸。

美國之音報導,此外,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前主任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指出,香港對習近平來說,還有重要的政治象徵意義。

他說:「我認為北京把香港當作『一國兩制』的試驗場。『一國兩制』最初就是為台灣設計的。台灣在密切關注。他們現在確信,他們不希望成為『一國兩制』的一部分了。」

(中時 )

#香港 #大陸 #美國 #深圳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