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秋初的早晨,中部某教學醫院附設兒童醫院,破曉的陽光穿過重症病房的百葉窗,在病床旁監測儀器規律的嗶嗶聲中,剛到班的護理師熟練地準備當天要用到的醫療器材與藥品。

史瑞克(中)帶著丁丁(左)躡手躡腳的掀開布簾靠近,試探性的請少女幫忙抓住她假裝發抖的雙手,沒多久拇指琴聲再度響起,女孩疑惑的眼神也馬上笑逐顏開,伴隨資深病童的干擾呼喚與生命監測儀器仍然一直不間斷的規律嗶嗶聲中,三人合力完成彷彿如天籟之音的歌曲。(季志翔攝)
史瑞克(中)帶著丁丁(左)躡手躡腳的掀開布簾靠近,試探性的請少女幫忙抓住她假裝發抖的雙手,沒多久拇指琴聲再度響起,女孩疑惑的眼神也馬上笑逐顏開,伴隨資深病童的干擾呼喚與生命監測儀器仍然一直不間斷的規律嗶嗶聲中,三人合力完成彷彿如天籟之音的歌曲。(季志翔攝)

護理站旁邊的小型會議室裡面,兩名衣著打扮誇張的年輕女性,史瑞克(吳思瑞)與丁丁(顏良珮),正和社工與護理師核對病房內癌症病童的相關資料、生活習慣與嗜好,她倆是「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所培訓出來的小丑醫生,每個星期會固定到醫院去為生病的兒童表演,而這只是全台五所大型醫院的演出之一,她們的共同特徵就是臉上掛了一個紅色的圓形假鼻子;在短暫的熱身之後,史瑞克手上的拇指琴開始演奏「小星星」這首再熟悉不過的童謠,優美的旋律直接穿過病房的布幔,空氣中一片死寂的沉悶瞬間溶解。

小丑醫生在正式演出前,必須接受數月密集專業訓練,包含「表演藝術」、「心理醫療」及「醫院實習評核」,以確保在符合醫療行為下,提供專屬他們的互動演出。(季志翔攝)
小丑醫生在正式演出前,必須接受數月密集專業訓練,包含「表演藝術」、「心理醫療」及「醫院實習評核」,以確保在符合醫療行為下,提供專屬他們的互動演出。(季志翔攝)

史瑞克(中)帶著丁丁(左)躡手躡腳的掀開布簾靠近,試探性的請少女幫忙抓住她假裝發抖的雙手,沒多久拇指琴聲再度響起,女孩疑惑的眼神也馬上笑逐顏開,伴隨資深病童的干擾呼喚與生命監測儀器仍然一直不間斷的規律嗶嗶聲中,三人合力完成彷彿如天籟之音的歌曲。(季志翔攝)

小丑醫生最常要面對出糗,他所處的環境與他要做的事情發生了衝突該怎麼辦 ? 如圖中的二位小丑醫生,該如何向滿臉疑問的癌症病童解釋旁邊媒體記者的攝影鏡頭是哪兒來的「動物」? 對她們來說,也是很大的考驗。(季志翔攝)
小丑醫生最常要面對出糗,他所處的環境與他要做的事情發生了衝突該怎麼辦 ? 如圖中的二位小丑醫生,該如何向滿臉疑問的癌症病童解釋旁邊媒體記者的攝影鏡頭是哪兒來的「動物」? 對她們來說,也是很大的考驗。(季志翔攝)

史瑞克(中)帶著丁丁(左)躡手躡腳的掀開布簾靠近,試探性的請少女幫忙抓住她假裝發抖的雙手,沒多久拇指琴聲再度響起,女孩疑惑的眼神也馬上笑逐顏開,伴隨資深病童的干擾呼喚與生命監測儀器仍然一直不間斷的規律嗶嗶聲中,三人合力完成彷彿如天籟之音的歌曲。(季志翔攝)

「小丑醫生!」 宏亮的叫喚聲把剛剛進入病房的二位奇裝異服女子嚇了一跳,原來,一位「資深」的病童和他們玩出了心得,今天特別埋伏在病床角落,出其不意的舉動,讓其他病童既好奇又充滿了期待;不過小丑醫生這天的重點對象,是另一個住進來沒幾天,情緒相當不穩定的少女,史瑞克帶著丁丁躡手躡腳的掀開布簾靠近,試探性地請少女幫忙抓住她假裝發抖的雙手,沒多久拇指琴聲再度響起,女孩疑惑的眼神也馬上笑逐顏開,伴隨資深病童的干擾呼喚與生命監測儀不間斷的規律嗶嗶聲裡,三人合力完成彷彿如天籟之音的歌曲,此時,琴聲、無厘頭地叫嚷與童稚的笑聲似乎衝出了重症病房,超越了這個白色巨塔任何的想像。

劇場工作者吳思瑞說,小丑醫生是一個滿新的表演方式,除了自我滿足之外,還可以服務別人,並回饋到自己的身上,「我們的功用其實是陪伴,讓病人有管道可以抒發」。藝名叫阿弟仔的朱怡文也說,「小丑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他只有現在,他跟觀眾在一起分享他所有一切的感受,身為小丑你要接受你全部本來的自己,誠實的跟觀眾在一起表現出來」。

小丑醫生在正式演出前,必須接受數月密集專業訓練,包含「表演藝術」、「心理醫療」及「醫院實習評核」,以確保在符合醫療行為下,提供專屬他們的互動演出。(季志翔攝)

小丑醫生在正式演出前,必須接受數月密集專業訓練,包含「表演藝術」、「心理醫療」及「醫院實習評核」,以確保在符合醫療行為下,提供專屬他們的互動演出。(季志翔攝)

然而,小丑表演不是童話故事,並不一定都會受到歡迎,小丑醫生最常遇到的狀況就是碰了一鼻子灰,他們被拒絕了,表演失敗!這一點,吳思瑞倒是很輕鬆的表示,在受訓的過程中就會一直面臨失敗,就是不好笑,但老師會提醒大家,失敗就是小丑最好的禮物,因為「就對學小丑表演來講,可以運用失敗可以玩失敗!」

另一名小丑醫生蔡孟純也覺得,「觀眾就是喜歡看你出糗、你失敗!你突然打個噴嚏、你裙子突然掉下來!對於觀眾來講最迷人的地方,會想要去看這個小丑到底要怎樣解決他現在的困境!」

未來,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將繼續尋求更多的資源及醫院的合作,將小丑醫生的演出擴及到更多需要的族群,喚起大眾對友善醫療的關注及重視,提昇台灣的醫療環境,讓每個冰冷的醫療空間都充滿溫暖與歡笑。

小丑醫生從哪裡來?

「小丑醫生」(Clown Doctors)的概念,是由紐約「大蘋果馬戲團」(Big Apple Circus)創辦人之一 Michael Christensen 所首度提出。他於1986年所建立的「大蘋果小丑醫生團隊」(Big Apple Circus Clown Care Unit)是全球首度將專業小丑表演帶入兒童醫療體系的團隊。目前在歐洲,澳紐、南非或南美洲,都存在類似的小丑醫生組織,而「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是台灣第一個小丑醫生組織。

在台灣,每年有數萬兒童因病住院,其中約有1500位無法康復,小丑醫生的宗旨,就是將專業、量身打造的表演,為生病的兒童帶來歡笑,幫助他們暫時忘卻疾病的苦痛,同時也紓解家屬和醫護人員的緊繃心情,為醫院冰冷又嚴肅的空間,帶來希望與溫度。

2015年,台灣的沙丁龐客劇團與法國微笑醫生協會合作,引進完整的小丑醫生培訓系統。在團長馬照琪的推動下,2016年成立台灣第一個、也是唯一專業的小丑醫生組織-「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致力培訓專業小丑演員進入醫院,為病童表演服務。

對馬照琪而言,小丑的勇敢,就是他敢於呈現美中不足的地方,在失敗的過程中展現自己內心的脆弱,打動人心讓人發笑;而真正好的小丑表演,除了本身要有很厲害的專業技能,更重要的,是能夠和小朋友產生心靈連結,小丑不只是去表演,而是希望讓小朋友知道這是專屬於為他設計的。

(中時電子報)

#紅鼻子 #小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