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歲時的雷倩,就開始住在大直力行海軍眷村,一直住到15歲全家才搬走。翻開對眷村的記憶,滿滿都是畫面,她說力行新村雖然離市區不遠,但附近都是稻田還有大小水溝,感覺就像在鄉下成長的童年生活。不同的是,眷村特有的文化,除了大人小孩互相照顧外,還有強烈的榮譽感,及在台灣快流失的「忠」「義」精神。

高中時期的雷倩,和爸爸弟弟在工地門口合影(雷倩提供)
高中時期的雷倩,和爸爸弟弟在工地門口合影(雷倩提供)

雷倩回憶小時的眷村,因為有數百戶生活在一起,大家關係非常密切,只要有什麼事左鄰右舍都會互相幫忙,不過也因為人多,村內有很多在校表現好的大哥大姐,都會成為大家學習的榜樣,她記得小二時有次成績單是倒數第二,被張貼在家門口,讓她覺得非常丟臉,因為原本功課好雷倩,當時生病才出院,一下子跟不上才成績才會落後,這種大環境下成長的榮譽感,也算眷村所特有。

雷倩3-4 歲, 在力行新村巷子。(雷倩提供)
雷倩3-4 歲, 在力行新村巷子。(雷倩提供)

另外就是忠義精神,可以說是「哥哥爸爸真偉大」真實版。雷倩說忠是對國家要

忠誠,眷村的家庭多管教嚴格,被要求不能說謊,做錯事也要負起責任;至於「義」,雷倩也說眷村內有不容被外人欺侮的義氣,眷村內有些男生平日愛打架混幫派,那時稱太保,但眷村內有人被欺侮被打,他們就會替村內人出去打回公道。

模糊的照片有著清楚的記憶,雷倩6-7 歲, 在力行新村大馬路。(雷倩提供)
模糊的照片有著清楚的記憶,雷倩6-7 歲, 在力行新村大馬路。(雷倩提供)

講到誠實,雷倩也回憶高二時和父親的一段對話,當年因誤會要被學校記過,她回家告訴爸爸,爸爸問了她三件事,1.妳有沒有錯?2.這件事有沒有傷害到國家利益?3.需不需要爸爸到學校協助處理?她說這就是眷村的教育,尤其在傷害國家利益這部份,可能不少人會覺得奇怪,但雷倩父親雷學明在學生時代曾主導學運,後來非常後悔,覺得傷害了國家利益。

從小在婦聯會蓋的眷村長大的雷倩,在婦聯會最危機時接下主委的重責,除了持續不斷的法律戰外,她認為婦聯會也必須找回過去並留下時代的記憶,在全台灣眷村目前只剩下13個還維持完整樣貌,讓婦聯會決定推出「第一屆婦聯金像獎微電影競賽」,首推的競賽主題就是「想我眷村的親人」。

她表示,全國僅存的眷村中但中有不少被政府以商業包租出去,將原來的住民趕走,卻留給一些外面的人來承包,做一些和當年眷村文化完全不同的經營形式,像義大利麵餐廳等,這根本是有意滅絕眷村文化,真的非常可惜,希望能透過微電影找回對眷村永恆不滅的記憶。

雷倩小檔案

學歷:

北一女中

台大外文系

美國賓州大學安娜伯格學院傳播學碩士、博士

經歷:

台灣霸菱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新加坡霸菱亞太通訊投資董事合夥人

太平洋聯網科技副董事長兼執行長

美國ABC廣播電視網總公司副總裁

國建會總領隊

經發會諮詢委員

國民黨籍立委

信心希望聯盟主席兼祕書長

婦聯會主委

文章來源:2019婦聯金像獎微電影比賽

(中時電子報)

#雷倩 #雷學明 #婦聯會 #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