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芸/台北報導

從早期保溫管、竹管、泡棉、霓虹燈管、串珠、螺絲,到近幾年的瓦楞紙、金屬墊片(華司),雕塑藝術家黃沛瀅「玩」過的媒材無數,對她而言,既像是一場又一場的實驗冒險,又是跟著感覺走的遊戲,方式與呈現不同,但對她而言「都是形形色色的人生」樣貌。

近期於台北彩雲藝術空間舉辦《綺麗的語境》個展,展出黃沛瀅2008年迄今的13件作品,與過去她一些大型的公共藝術或整體空間展不同,此次均為小形作品,亞洲文化協會台灣基金會執行長、藝評人張元茜指出:「黃沛瀅的公共藝術作品對空間有翻動的能力,而小作品中亦見自我圓滿。」在其《慾望魔髮》、《華司女孩》等系列中,大有黃沛瀅在其中「搖滾」的精神性。

運用瓦楞紙為媒材,黃沛瀅自言:「這樣的材質來源於樹,對我來說是有生命的。」在一次堆疊瓦楞紙的過程中,她有感於紙堆彷彿人穿著禮服般,「感覺是瓦楞紙在教我」而瓦楞紙的孔隙又讓人聯想於人的細胞,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講師楊北辰便指出:「黃沛瀅的材質語言就很溫暖」。

黃沛瀅的《慾望魔髮》系列,以瓦楞紙堆疊、雕塑出不同的女性面容,頂著各式髮型,但仔細看皆是黃沛瀅欲表達的眾生相。「有的人我設定是海產店老闆,她的髮髻其實像是海鮮垂掛;有的是設定成植物園贊助人,有權有勢;有的是海釣協會會長……」以此系列幽默表現「相由心生」。

最近創作的《華司女孩》系列,則是延續過去公共藝術的經驗與靈感,以不鏽鋼鑄造女體部分,再以華司一片片焊接成「魔髮」,在黃沛瀅看來,華司同樣像是細胞般可不斷發展、變化。於是〈彩雲〉呈現了從河中浮起的女子,手中浮著由華司組成的雲朵;〈朵拉〉的華司髮也像是雲朵般飄動,「看似我們主宰著思維、慾望、夢想,但又彷彿人才是被主宰的」。對黃沛瀅而言,一切從有趣、實驗出發,讓生命感受與媒材,在作品裡有機生長。

(旺報 )

#華司 #瓦楞紙 #藝術 #作品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