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23日針對兩岸關係提出「主場統一、以我為主」的構想。(記者陳君碩攝)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23日針對兩岸關係提出「主場統一、以我為主」的構想。(記者陳君碩攝)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23日在兩岸和平發展法學論壇上,提出「主場統一、以我為主」的概念,他強調,這不同於原來與國民黨的九二共識兩岸和平發展的漸進模式,也體現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年初的對台講話;他還認為,在主場統一及大陸軍事現代化下,大陸恐難以繼續維持1980年代要讓台灣保留軍隊的承諾。

田飛龍指出,1949年9月,中共建政前一個月,曾提出新政協模式籌組政府,當時的協商方式不再是國共談判,而是以我為主的協商建國,其中在鄧小平1983年提出的鄧六條就已經隱含。他認為,今年初「習五條」提到的兩岸民主協商,從五個面向體現了「主場統一、以我為主」。

規畫兩制台灣方案

田飛龍表示,一、習明確提出統一目標的現實性與可操作性;二、完成了相對模糊的「九二共識」的明確化,排除了「各自表述」的獨台式觀念困擾,更排除台獨的任何政治闡釋空間。三、著眼於兩制台灣方案的規畫與設計,進入帶有民主協商和憲制溝通操作性質的新階段;四、以民族復興與更有尊嚴的國際地位、生活方式之承諾,為台灣未來的制度,維繫與發展給出充分的戰略空間和餘地;五、是對40年前告台灣同胞書的承諾與確認、更新與升級。

軍事、教育權協商

對於未來兩岸可就哪些權力展開談判協商,田飛龍指出,在軍事權上,儘管1980年代大陸對台曾有可保留軍隊的設想,但他認為,「現今國家的軍事現代化水準,以及台灣的國防重要性,都決定了難以繼續完全地維持這承諾,而必須從國家主權與安全角度現實而理性地重新規畫」。

在教育權上,他認為台灣因長期的本土化和反中國教有,未來若統一後,中央必須具有對台灣的國情與文化有部分的規畫監督權限,以促進觀念轉型與國家認同。

(旺報)

#軍事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