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在天津一科技展上,觀眾體驗人臉識別技術。(新華社)
5月16日,在天津一科技展上,觀眾體驗人臉識別技術。(新華社)
許田教授。(取自浙江在線)
許田教授。(取自浙江在線)
果蠅擇偶與人類「看臉」的結果,可說是殊途同歸。(本報系資料照片)
果蠅擇偶與人類「看臉」的結果,可說是殊途同歸。(本報系資料照片)
大陸學者研究指出,一見鍾情有「科學根據」。圖為山西太原市一民政局門外,準新人等候結婚登記。(中新社資料照片)
大陸學者研究指出,一見鍾情有「科學根據」。圖為山西太原市一民政局門外,準新人等候結婚登記。(中新社資料照片)

原來,一見鍾情也有「科學根據」,找對象先看顏值「並不膚淺」!大陸遺傳學家許田深信,所謂的「一見鍾情」,人們應是受到基因「作祟」,透過「看臉」,判斷對方是否健康、聰明;尋求健康、「強大」的配偶,乃是自然界物種生存的最根本之道,一點也不膚淺。

位居食物鏈頂端的人類,應是最符合「優勝劣汰」規則;一般人津津樂道的「一見鍾情」,其實也有其深厚的理論基礎。不同於所有哺乳動物找對象都會先「聞氣味」,人類卻往往「由臉看起」;對此,在耶魯大學投身遺傳學研究已25年,許田教授大膽假設、提出科學推論:「很可能做出選擇的是你體內的基因,是本能使然。」

看臉判斷健康、聰明

許田帶領的耶魯大學實驗室,曾首開全球先河,發現調控尺寸的生長基因與機理。「我以前主要研究生物尺寸,比如螞蟻為什麼這麼小,大象為什麼這麼大,身體內部的器官比例為什麼是這樣的,這些都是由基因決定的。」多年的研究經驗心得,也讓他提出假設:人們應是透過「看臉」一事,判斷對方是否健康、聰明。

許田指出,透過比對發現,世界上不同膚色的人種,對於漂亮、美麗的認知,事實上基本趨於一致,例如對稱或符合黃金分割比例的臉孔。包括人的眼寬、與兩眼之間的距離,門牙與旁邊牙齒的尺寸,均為黃金分割比例。

「個體不健康的臉部,有時候會有一些相似的特徵,比如眼睛之間的間距特別大,比例很不協調,你的第一感覺就是不好看,不選擇。」許田認為,基於觀看臉部後,做出個人選擇的「一見鍾情」,受到體內基因的控制、驅使,乃是「本能使然」,絕非「膚淺」二字即可形容。

受歡迎臉孔共同特徵

許田現正計畫與研究人臉識別的李子青教授跨界合作,搜集全球性深受歡迎的臉孔,究竟擁有那些共同特徵,「看看我們被這些特徵吸引是由什麼基因影響的」。

許田、李子青的跨界攜手合作,打算由「一見鍾情」的基因影響為切入點,最終目標則期盼能用於疾病治療。舉例來說,透過臉部特徵的研究,可在相當早期即可判斷出,嬰兒的智力發展是否有問題,進而早期採取干預的手段、方式,取得更佳的治療效果。

果蠅擇偶和人類類似

另一方面,許田也提出一個有趣的問題:人的基因為何能精準地控制,讓兩條腿生得一樣長?在許田的口中,現在追求女性得靠腦子,遠古時代追求雌性,完全靠的就是跑!「雙腿一樣長才可以跑得快,才可以追得上。」許田用此來再度說明,愛情其實不是簡單地一時衝動,而是科學的選擇。

此外,身為杭州西湖大學研究生命科學的PI(獨立實驗室負責人)之一,生命科學專家孫一則是以果蠅擇偶為例,表面上看似用嗅覺,其實動物也跟人類一樣靠「印象」。雌性果蠅先聞一聞之後,包括雄性果蠅的大小、顏色、個體健康,以及歌聲悅耳、舞姿曼妙與否,均成為雌果蠅擇偶過程中的考慮主因。

孫一研究發現,果蠅大腦內的中央複合體,類似人類大腦的海馬迴。雌性果蠅透過視覺、聽覺、觸覺收集到雄性果蠅傳遞的各種訊息,先整合形成一個「印象」;再透過中央複合體,判斷此一「印象」是否符合本身的擇偶要求,進而決定「逃走」或交配。跟人類「看臉」的結果,可說是殊途同歸。

小靈通 海馬迴

英語「Hippocampus」,為人類及脊椎動物腦中的重要部分,分別位於左右腦半球、成對出現。海馬迴因彎曲形狀貌似海馬而得名,為組成大腦邊緣系統的一部分,位於大腦皮質下方,擔負短期記憶、長期記憶及空間定位等相關作用。(賴廷恆)

(旺報)

#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