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19日刊登行政院公報,基本工資「從109年1月1日生效」。台灣基本工資在「雙英」(馬英九、蔡英文)總統任內合計調漲了9次基本工資,月薪由17280元調高到23800元,調升6520元,增幅為37.7%;而時薪由95元調高到158元,增幅為66.3%。

而此次的基本工資調整,被捧為「史上最快批准的基本工資調漲案」,從決議到公告的時間僅花5天,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和前行政院長陳沖的施政效率又被拿來評議。「舉蘇抑陳」的觀點認為,蘇貞昌拍板通過基本工資調整,勞動部19日就刊登行政院公報,基本工資「從109年1月1日生效」,從決議到公告的時間僅花5天,不受工商團體阻撓,展現極高效率。而陳沖在2012年行政院長任內,卻發生公告時間拖最久的情況。當年8月9日召開了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通過了基本工資調升的建議,陳沖於同年9月26日決議,2013年1月1日起,先調漲時薪至109元,而月薪則暫緩調漲。一直到了2013年4月1日,才由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批示同意基本工資的月薪調漲案,月薪調高至每月1萬9047元,被指稱為「拖了最久的基本工資調整案」。

基本工資調整究竟時效重要還是通盤考量,不以調高基本工資傷害「邊際勞工」為重?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在沒有「練基本功夫」之前就調高基本工資,只是使用自助機器,僅以低報的勞保薪資計算全國領取基本工資的本勞人數,長年以來,各界都批評勞保投保「高薪低報」,所以真正領取基本工資者,人數應該更低。果真如此,每年一次大拜拜,除提高勞健保費負擔、增加勞健保收入外,似乎白忙一場。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國外的最低工資,台灣稱基本工資(類似觀念),既稱基本,就應有基本功夫。暫不談基本工資之訂定,是否扭曲均衡價格,以政府力量,所定Minimum Wage是否調升,不必有成見,練完基本功夫,就容易看清問題。所謂基本功夫,包括:1、領取基本工資本勞的確實人數(如此方知本國勞工究有多少?受惠以及企業所受衝擊,而且在此big data時代,不宜再用1.2%的取樣推估或以明知低報的投保薪資充數);2、基本工資與所得中位數(或平均所得)之跨國比較,以及台灣Kaitz index公式的合理化(分子不含變動給付、分母包括變動給付等);3、基本工資提升後的追蹤研究;4、確實了解全國薪資結構,以分析調升後的漣漪效應(ripple effect),進一步研究有無就行業、地區、年齡訂定不同標準的必要;5、其他有關基本工資制度的持續研究(不必再說GDP將成長3%,就一半1.5%算員工的)。基本功夫未精熟前,意圖擬定固定的調整公式,有如在未打樁固基的樓宇上雕樑畫柱一樣,不會長久。

(時報資訊)

#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