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慣於在與世界領袖聚會的場合耀武揚威,目的不過是為讓他國領袖感受壓力並予以迎合;這回在法國出席G7峰會首日,卻發現自己身處劣勢,只能顯得左支右絀。

「華盛頓郵報」報導,美中貿易戰雖不是這次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主題,但顯然是重大的次要情節之一,也因為美中貿易戰帶給全球經濟清楚的意涵且情勢益發嚴峻,峰會氛圍對川普來說也就沒那麼友善。

情況已然不像過去,川普卻還以給自己添麻煩作為開場。當被問到是否對升高貿易戰有過「改變主意」的念頭時,他不僅回答得很篤定,「會啊,當然,為什麼不」,還說「我任何事都可能改變主意」。

由於川普的說法極易引發錯誤解讀,白宮火速展開消毒。白宮發言人葛里向(Stephanie Grisham)重申川普唯一的遺憾,就是沒對中國貨品加徵更高的關稅;白宮經濟顧問柯德洛(Larry Kudlow)在某種程度上也幫川普緩頰,稱川普「沒聽清楚提問」。

在同一場記者會上,川普再三表示各國領袖沒施壓他收手貿易戰,但沒過多久,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就罕見地當面委婉籲請川普降溫貿易戰,說「我只是想稍稍提一下我們對貿易戰的看法:整體上我們希望貿易和平,可以的話盡量降溫,整體來說我們不喜歡關稅」。

而伊朗外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現身G7會場,被華郵視為峰會首日的最大新聞。據稱他是應法國總統馬克宏之邀前往,連各國領袖事先都未被照會,川普看來也不知如何應對,被問到相關問題時只答稱「不置評」。

邀請伊朗外長與會是馬克宏的一大不尋常之舉,這會冒著激怒川普政府的風險;美國尋求對伊朗施加嚴苛制裁,與法國/歐盟尋求挽救伊朗核子協議的做法南轅北轍。華郵認為,查瑞夫的現身很快會被視為美國在處理伊朗問題方面變得更加孤立。

詢及此事時,川普僅說:「我們會自行(與伊朗)接觸,但我不能阻止大家談論。如果他們想說,他們可以說。」

曾任川普政府駐聯合國大使的海利(Nikki Haley)推文做出更強回應,稱馬克宏這樣做是刻意「操弄」、「很偽善」,還加註主題標籤:這不是朋友會做的(NotWhatFriendsDo)。

華郵的結論認為,查瑞夫抵達G7會場是一種挑釁,而這類舉止原是美國人慣於在川普身上看見的表現;但川普這回發現自己倒像個觀眾-置身在一群人數越來越多、某種程度已有點不再聽話的世界領袖之中。

(中時 )

#川普 #伊朗 #貿易戰 #領袖 #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