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視覺的遊戲」為主題,撩撥觀眾走入畫廊的視覺經驗。(形而上畫廊提供)
以「視覺的遊戲」為主題,撩撥觀眾走入畫廊的視覺經驗。(形而上畫廊提供)

針對暑期的觀眾更年輕且期待較活潑互動的展出內容,美術館、畫廊及策展方多在暑期端出「好玩」的展覽內容,如台北中正紀念堂正展出的《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或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推出的《美少女的美術史》等,吸睛地創造話題,抓住暑假的尾巴,以「視覺的遊戲」為主題,形而上畫廊也邀集跨繪畫、攝影與設計的藝術家,撩撥走進畫廊時的視覺驚奇。

結合油畫家張堂龲、攝影藝術家馬瑄和設計師鍾聞達,三人共同以近乎策展的方式,共同將形而上畫廊的空間進行變造,馬瑄所攝的101大樓水中倒影,再經由油彩和紗窗的複合呈現,《漣漪》成了畫廊內部的一扇窗,再連結張堂龲現地創作的《等待花開》和小黑狗躺臥在箱子中的《黑皮》,使得整面牆看似打破了室內空間而產生窗內、窗外的效果。

旅行所收集的小物,隨著黑白照底片被收入畫框中,而《夢幻泡影》中被鏡頭紀錄下的透明泡泡,卻溢出了畫框;畫框中不再只是畫,《垂釣者》展示的是一本周夢蝶的詩集,並將其詩句摘出,成為畫框中的要角。抑或者,畫框中是一隻現代人隨身配備的智慧手機,播放著馬瑄與許益謙合作拍攝的短片《AM PM》在101大樓的煙火,和從早到晚的雲層堆捲畫面中,想像著假期的靜與動。

「在我眼中,死亡是非常華麗的」馬瑄的攝影作品,以碩大枯萎的向日葵呈現頹敗的凋零,透過金箔框看見遠處的人,則彷彿像是透過窗向對方說再見,而室內的桌子與泛金的壓克力花瓶,則像是在室內承接著室外枯萎的向日葵,三位藝術家合作的《華麗的重生》解構與重生著內與外、生與死。

「視覺的遊戲」也同時呈現日本藝術家三宅信太郎童趣討喜的《大吃特吃》、韓國藝術家李桓權極具魔幻視覺效果的《教師》,以及前輩建築師、畫家陳其寬的彩墨作品《庭院深深》,畫面中視線透過層層疊疊的庭園空間設計,所見的景色更為錯落有致。

(旺報 )

#藝術家 #畫廊 #視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