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舌頭

昨天太太從市場買回的便當中

躺著 一塊肉

很孤獨的樣子

我問太太這是什麼肉?

「舌頭!」

「牛的嗎?」

「豬!」

舌頭並沒有回答

是太太幫舌頭說的

我吃了幾口

舌頭也舔了我

肉質細緻,甜美

慢慢消失的舌頭

一直瞪我

舌頭不會說話

豬說不出話

豬沒有發明語言

舌頭默默看我六十多歲的幾顆牙

和一些好吃懶做的假牙

太太問:

「豬的國家也有語言吧?」

「妳最好去問豬腦!」我回答

昨天夜裡

我夢見菜市場的豬腦來見

來見我肚子裡的舌頭

是要賜給舌頭語言嗎?

我躺在噩夢裡

很孤獨的樣子

嚇得伸出豬舌頭

說不出話

(中國時報)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