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加徵的新一輪關稅今天生效,貿易戰自此進入新境界;貿易規範被以近代聞所未聞的方式改變了,美中這兩大經濟體也漸行漸遠,看不到停火的那一天。

「紐約時報」報導,川普一方面想讓美企在中國做生意時享有更公平的環境,另一方面卻又想懲罰在中國經商的美國公司;兩大目標相互矛盾,恐讓原本只是小紛爭引發的事件一發不可收拾。美中深陷泥淖,這場仗曠日費時且代價高昂,真不知他們要如何抽腿。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有一派贊成把關稅當工具,以此逼中國上談判桌、達成重大協議,但對那一派而言,這現在都不重要了。」

「這是沒有意義的傷亡。企業出口被削減,消費者花更多錢選擇卻變少,都是沒有意義的傷亡。」

如果中國讓步或美國經濟變差出現陷入衰退跡象,川普仍可能改弦更張,特別是在現今大選逼近之際;但現在除了滿天四射的砲火,幾乎看不到轉圜跡象。

兩大國之間鴻溝仍深,7月在上海的初步討論沒有重大突破,但雙方9月可能再次會面。

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ASPI)副主任柯特勒(Wendy Cutler)表示:「我想,我們遲遲無法敲定協議,原因之一就是這個政府的目標分歧。」

川普堅稱關稅會傷害中國,但傷不了在中國做生意的美企,「很多經營不善的公司試圖怪罪關稅…那不是關稅的關係,那叫管理不善」;他的政府也仍在研究限制美企到中國做生意的其他方法,像是商務部推行新出口管控,限制美企出售人工智慧(AI)和量子計算等敏感技術給中國公司,也把華為等中國科技公司列入黑名單,讓它們無法購買美國敏感技術。

皮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貿易專家鮑恩(Chad Bown)表示:「我們沒看過有人像川普總統這樣幹的。」「這看來越來越像新常態。」

鮑恩的研究顯示貿易戰正進入快速升溫階段。2018年10月到今年年中,美中之間的關稅大致維持不變,但雙方5月談判破裂之後,川普開始加徵一系列關稅,中國也以牙還牙,對價值75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並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

鮑恩說:「貿易戰原本都只是慢火醞釀,現在卻突然加快了起來。」

在貿易戰升溫的情況下,近來許多跨國企業紛紛宣布要降低對中國仰賴,而把供應鏈遷往了越南、印度等地。如此一來,他們對新設施、聘僱和訓練員工的投資就得大幅提高。如果美中最終不能結束貿易戰,這些情況都不可能翻轉。

甘思德說:「我們對回到過去設立了高障礙,意味我們可能沒辦法重回從前。我想,現在這段關係根本就是急轉直下了。」

德意志銀行首席國際經濟分析師史洛克(Torsten Slok)則說,關稅每有提高,美國就更朝數十年來貿易政策的反方向前進一步。過去這麼多年美國試圖降低關稅並鼓勵自由貿易,現在美國與世界其他地方的關稅卻高於中國、俄國和土耳其等開發中國家。

史洛克說,這條路走來雖不平順,但這200年來美國平均關稅一直都是向下走。

「而今情況卻要徹底改變,關稅要提高到數十年來沒看過的程度了。」

(中央社)

#中國 #關稅 #美國 #川普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