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極限施壓戰略意外掀開了「人民幣微貶」也能造成亞洲龐然波及效應力量,不啻提前揭示了「人民幣經濟圈」確然崛起在亞洲區域的事實,而「美元經濟圈」影響力,恰似政治軍事氣勢的遞退消蝕,正「脫亞洲」而去。

根據跨國信評機構標普的研究顯示,自從世界金融海嘯危機以來,人民幣匯率波動對於包括澳元、日圓、韓圜、新台幣、馬幣、印尼盾和印度盧比等亞洲貨幣,所發揮的影響力,正在逐季逐年加速度增強加大,甚至某些情況下,已大大超過了美元利率匯率波動對亞洲區域貨幣金融市場與政策的影響力。因此,可預見幾年內,整個亞洲地區將成為全球第一個「人民幣經濟圈」。

人民幣影響力漸升

早自1980年代以來,亞洲區域經濟體幾皆普遍採取「釘住美元」貨幣政策,所以利率、匯率、股債市及資產交易市場,幾乎無一不受美國Fed及財政部之政策動向所左右與牽動;但最近5年態勢,已出現頗大結構性翻轉,儘管僅存在「本幣兌換」協定,尚無既定「釘住人民幣」機制,但是,越來越緊密聯動於人民幣貨幣政策發展與變動,則已成為近年來亞洲金融市場新慣性。

美國加息促進資金回歸美元行動,至2018年底,已造成除歐元及泰國泰銖外,包括人民幣在內亞洲為主的新興國家經濟體貨幣,無一不都處於「低估」狀態;既往,祇要美國改採降息的量寬貨幣政策,則亞洲國家貨幣總會面臨升值壓力。

國際貨幣基金IMF也預測,中國經常收支最早將在2022年轉為赤字。一旦中國經常收支轉為赤字,則其均衡匯率為1美元兌6.8元左右;是則,現行人民幣匯率7元水準,就屬於「貨幣被低估」狀況,中美匯率的對立性將增強。

中美貿易戰爭激化,人民幣竟然未升小貶,已造成國際大宗商品市場沉重氣氛。先前頗長時間價格遠低於白金的黃金,竟逆轉狂飆躍升創歷史新高逾600美元。

亞洲國家貨幣倘皆迫於現實,此次跟隨人民幣不升反貶,則必損害全球經濟。人民幣微貶一星期內的國際主要資產價格變動,以黃金漲幅最大,上漲了3%。

激升黃金價格的背後因素,最重要的正是亞洲為主的新興市場國家爆買。世界黃金協會WGC最近推算,全球央行和官方機構2018年淨買入656噸黃金,是1971年美元與黃金兌換脫鉤以來的最大規模買入;估計受中美貿易爭端貨幣戰影響,2019年全年黃金買入量更可能超過700噸以上。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關聯的哈薩克斯坦、印度、沙烏地阿拉伯和波蘭等國大量買入,同樣引起世人關注。

人民幣搶先微貶也同時映現「強勢美元」即將轉向「弱勢美元」新時代訊息,正強烈促進各國金融資產從美元向黃金轉移的新浪潮、黃金價格當然孤挺飆升。

川普宣布第4輪對華加徵關稅,國際間唯恐中美雙方經濟的負面效應可能加深,特別人民幣不升反貶,肇致國際股市和銅等風險資產資金大外流,尤其突出。

在股票市場,包括南韓和台灣等亞洲股市下跌,此乃前數月全球股市上漲趨勢,所反向出現獲利拋售的新局面。

陸成世界經濟引擎

2008年以來10多年時間,中國大陸取代美國擔綱世界經濟引擎,不但在國際商品貿易規模份額、國際投資金主地位、首要能源消費者之功能角色凸顯,而且在國際合作開發、一帶一路倡議的超大規模貿易投資合作,以及人民幣國際化躍進所引申「去美元化」所突出的「本幣直接兌換」機制普及之後,目前既有直接間接人民幣聯網經濟體的協力運作,已事實構成一個IMF所謂的「人民幣經濟圈」。

8月5日人民幣未升反微貶所映現牽動亞洲金融貨幣及資產市場變動力之大,足以顯示,整個亞洲地區已然落實成為全球第一個「人民幣經濟圈」。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旺報)

#中國 #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