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士清(右)與高雄岡山老鄉楊哲安在平潭合影。(作者提供)
作者林士清(右)與高雄岡山老鄉楊哲安在平潭合影。(作者提供)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白居易在《長恨歌》中描繪這兩段十分引人入勝,彷彿引入一種飄飄欲仙、絲絲入扣的境界。從古至今,要說神仙所在之地,首推傳說中的蓬萊寶島了。時至今日,一個毗鄰東海、現實中的仙山,是位於東海之濱、海峽之間的平潭島,正在一個發展機遇期。

歷史上的平潭不是憑空出現,在地緣位置上,平潭乃大陸地區東南沿海海上通商及對台貿易的中轉站,自古為台灣海峽與閩江口咽喉,向來為西太平洋航線南北折衝之地。平潭海洋物種及能源亦極其豐富,當此地被北京納入綜合實驗區之前,只是一個是人口外移的離島;但當各種政策資源投入平潭島後,平潭便搖身一變成為一座人口快速移入、房價可媲美廈門、福州的重點城市。

參加共同家園論壇

筆者參加於平潭主辦的「共同家園論壇」,有幸遇到同是高雄岡山空軍眷村出身的楊哲安學長,哲安是高我兩屆的學長,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第一志願高雄中學,雄中畢業之後考入政治大學財管系,透過財務專業的訓練,哲安學長進入香港的私人銀行工作,幫高淨值人群做資產管理。2007年,哲安學長回到高雄中山大學就讀MBA,隨後又赴廈門大學就讀金融博士,開啟他作為平潭綜合實驗區引進的台灣人才,出任平潭交通投資集團副總經理的機緣。

自由貿易區諸多的政策實驗,帶給平潭綜合實驗區無限想像,雖然平潭的硬體建設尚未完全到位,可是包含金融服務、物流運籌、科技園區、綠色產業等皆以邁入評估進入到政策執行階段。大陸沿海從由北到南的環勃海經濟圈、長三角經濟圈、海西經濟圈、珠三角經濟圈,將無可避免地進入短兵相接的競合階段。這些經濟圈的經濟規模都比台灣還大,具備吸引台灣各類專業人才西進的誘因,平潭可以作為台灣青年西進的灘頭堡。此外,平潭頻頻出台金融優惠政策,金融產業實現從無到有到漸成規模,擁有財金專業台灣青年,未必非選香港或上海不可,平潭或許是感受萬丈高樓平地起的另類選擇。

海西經濟圈舞台大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機緣巧妙就在於此,哲安學長同筆者都是岡山空軍眷村一帶長大,可日後初次認識卻是在台北,再次遇到哲安學長已在福建平潭。我在平潭參訪時問過哲安學長:為何不選擇回家留在高雄?哲安學長回答倒是很直接:高雄的金融產業發展不具規模,類似他的財務管理專業,即便念到碩博士,其實無用武之地,於是選擇出走,來到福建開拓新的視野與機遇。

聽到學長的回應,也不禁讓筆者百感交集:因為平潭這裡給了他金融財務專業,最好的發揮空間,因為大陸的市場大,大企業、大資金,給財金專業人士更大的發揮和挑戰。

淺淺的海峽道不盡無限的鄉愁,海西經濟的發展是給予台灣青年求學就業的另一扇窗。哲安學長指出,平潭是個特別設立的綜合實驗區,「疊加優勢」多,大陸就這麼一個,平潭這裡是政策的窪地,同時也是自貿區,這裡有很多金融的創新,經常有上海、北京的大公司來探尋金融優惠下有什麼創新,對他來講也有很多學習交流的機會,這份工作有很多挑戰。

兩岸金融的交流融合確實值得思考,哲安學長認為台灣金融的優勢體現在服務上,比如私人理財、私人銀行等,但大陸的金融體系和概念其實超前台灣很多,特別是互聯網金融體系上,希望兩岸在金融方面能有更多的合作。

見證平潭發展機遇

哲安學長的人生還真是與島嶼有著不解之緣,他從台灣成長求學,再到香港工作,又到廈門大學讀書,再到平潭就業工作,他求學、工作的地方都是碧波蕩漾的海島。平潭是大陸距離台灣本島最近的地方,曾經的軍事前線而今變成開發開放熱土,正致力於建成兩岸同胞的共同家園。哲安學長說他一路在平潭工作看著平潭這裡由原來是一片沙地,打地基時要挖一個個溝,做擋土牆,工程量非常大,直到現在看著沙地變成創業園,平潭也成為美麗的國際旅遊島,外界都把焦點關注平潭的發展,其實他心裡也充滿成就感。

作為首批進駐平潭的台灣專才,在平潭的工作過程中產生極大的使命,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平潭搭建起一個個舞台,讓台灣青年在大陸大膽創業、成功創業。筆者透過多次海峽論壇及兩岸共同家園論壇的契機,瞭解平潭除了台灣創業園、對台小額商品交易市場外,還配套了投資基金等,為台灣青年創業提供資金支持。

哲安學長開著吉普車載筆者環島一趟,我訝異地問他:「這麼好,這裡配了一台吉普車給你?」哲安學長幽默地回應說:「平潭島上工地多,吉普車越野性能強,移動力很高,全平潭島就這麼一部吉普車。我去哪,大家都會知道!」

(旺報)

#金融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