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這些年的逐漸走弱,不是一國兩制的失敗,恰恰相反,是一國兩制的成功。22年的實驗,證明了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的不謙虛不長進,也相對證明了與時俱進的中國特色制度的厲害,看看緊鄰香港反而成功崛起的的深圳就非常清楚了,真是鮮明的對比。

如果是一國一制,香港人大概還可以怪中國大陸,都一國兩制22年了,還在怪中國大陸,這就有點奇怪。自己長得不好看不要怪鏡子。

這裡面可以看出鄧小平的老謀深算。當初鄧小平認為許多重大問題,和平解決比武力解決好,於是發明了一國兩制,主要是基於兩點:希望香港回歸中國大陸順利過度、順利移交,希望一國兩制的設計得到香港人、大陸人、英國人都不反對。當初確實做到了這一個想法。

另外一點,鄧小平發明的一國兩制,既謙虛又自信:你們覺得資本主義制度好,你們就繼續實施資本主義制度;我們覺得社會主義制度好,我們也繼續實施社會主義制度,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一起追求和平繁榮。

22年下來,從總體數字與平均數字看,大陸、香港果真都是和平繁榮,香港不少平均數字還遠遠超過大陸,但是再亮麗的平均數字、總體數字,也會有一些人熱昏、也會有很多人凍壞,全球不少國家都出現這種狀況,包括美國歐洲台灣,香港極端的貧富懸殊也更證明了這一點。

這表示什麼?這表示香港的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出了大問題、香港政府長年的不及格、以及香港人民長年的不長進,也赤裸裸證明了一國兩制的謙虛:你們不是認為你們的制度好嗎?

好漢做事好漢當,不可以港人做事小叮噹。

22年中,到底有沒有井水不犯河水,肯定是有的。像自由行加上人潮錢潮進香港,由大陸人眼中的為香港做好事,變成香港人眼中的壞事。收購香港媒體,影響香港輿論,以及一些妨害言論自由的事件,確實引發了香港人的不滿。

但從大局看,香港人不用當兵,解放軍雖然駐港,但一直按兵不動,成了香港穩定的保障。香港政府自己收稅自己花,不用繳給大陸一毛錢,這是不是井水不犯河水。金融動盪社會動盪期間,大陸毫不遲疑力挺香港,這是大舉干預,井水犯了河水,但這是壞事嗎?對不起香港人嗎?

一國兩制其實也是另一種的一國兩智,難道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制度就真的好嗎?這也未必,有待進一步驗證。但起碼中國14億人可以過日子了,有不少還過上好日子。

其實,中國大陸的貧富也越來越懸殊,都市房價也極其昂貴,然而大陸政府透過大量的基礎建設和公共服務,包括高速鐵路、高速公路、電力網路、資訊網路、水源調配、能源調配、綠化建設、教育醫療、公共安全,讓眾多偏遠地區人民有一起富起來的感覺。這就是鄧小平一國兩制的厲害所在。

大陸政府還做了一件中國歷史前所未見的嚴厲反貪腐,這是一項很奇特的「公共工程」,讓廣大人民少了幾分被剝奪感。美歐民主國家敢這樣做嗎 ?

緊靠香港的深圳經過40年的努力,從無到有到好到發光,不斷地改革開放,已經成為中國大陸最耀眼的新興城市,現在已經開始超越香港,假以時日,香港如果繼續內耗,繼續抱怨,繼續玩政治,不做深度改革,不前瞻發展,深圳與香港的距離越來越遠,將可預見,兩座城市在一國兩制之下的高下對比,也會愈見鮮明。

(作者:孫樸圓/財訊雜誌前總主筆)

(中時電子報)

#中國大陸 #鄧小平 #一國兩制 #資本主義 #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