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這幾年急轉直下,讓不少台商擔憂,海基會前副董長兼發言人馬紹章今出席活動時表示,若兩岸都不願面對真相,則兩岸關係生病了,且一次生了兩種病,一是疑心病、二是妄想症。疑心病讓兩岸互相猜忌、兩岸若都不願面對真相,只圖妄想虛幻的存在,那兩岸關係就很難好轉,結果關係只會越變越糟。

馬紹章今(6日)在「遠見華人精英論壇」撰文表示,兩岸關係已生病了,一次患了兩種病,都是心理病:一是疑心病,一是妄想症。疑心病就彼此缺乏了解與互信,相互猜忌,善意被當成了惡意,結果關係愈來愈糟。

他指出,習近平今年初的講話中,提出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原本是善意,因為希望能由台灣提出方案以示尊重,但沒想到在台灣卻引起廣大的負面迴響。大陸也對民進黨疑神疑鬼,蔡英文自認在就職講話已釋出善意,大陸卻認定是未完成的答案卷。「兩岸疑心病一犯,對彼此是寧可不信也不輕信」。

馬紹章認為,兩岸都或多或少有妄想症,不願面對真實的現實,而構想另一個虛幻的存在。大陸一向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不肯面對中華民國已經延續超過百年的事實,不願接受中華民國在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民的事實。「中華民國並沒有從歷史上消失,也沒有從地球上不見,但大陸就是妄想它已不存在」。

他強調,「民進黨也好不到那裡去,對於中華民國憲法視而不見」,明明是一中憲法,卻「幻想自己是不存在的台灣國的執政黨」。民共兩黨都昧於現實,在妄想中自然走出不出困境。

生病了,就得吃藥,這個藥還得兩岸一起吃才有效。「九二共識」就是這味特效藥,但不斷被抹黑,蒙受各種冤屈,台灣從2016年5月以後就停止服用這帖藥。馬紹章認為,「九二共識」有五大冤,條列分別如下:

第一大冤是「智慧財產權」之冤,它其實是兩岸共同研發的新藥,卻被誤會成是大陸開發的毒藥。兩岸從當年至今,主權爭議一直存在,但如何在有爭議的情況下展開交流,是當時兩岸面臨的共同挑戰,為了擱置爭議,才發明了九二共識,讓台灣有了自我表述「一個中國」的空間。放在當時的時空脈絡下來看,這是充滿智慧的一項發明,讓兩岸可以展開辜汪會談,簽署四項協議,其中的文書認證協議一直未曾中斷至今。

馬紹章說,這個藥,在當時並沒有名稱,直到2000年才由我方蘇起命名為「九二共識」。沒想到這個兩岸共同研發,台灣命名的新藥,卻被誤為大陸研制的毒藥,難道不冤!「九二共識」的智慧財產權是兩岸共有,我們又何必自己放棄呢?

第二大冤,九二共識的畫蛇添足之冤。民進黨愈抹黑「九二共識」,大陸就愈想說明什麼是「九二共識」,結果愈講愈多,成了畫蛇添足,也讓台灣民眾心生疑慮。其實「九二共識」很簡單,就是雙方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但彼此對其涵義認知不同,因此擱置爭議,也給各自表述的空間。

他認為,國民黨說「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並沒有錯,因為我們不能沒有表中華民國的空間,更重要的是,回到「一中各表」,才可以治好大陸與民進黨的妄想症。

第三大冤,馬紹章稱,「九二共識」是移花接木之冤。「九二共識」從來就與「一國兩制」無關,但習近平今年初的講話卻被民進黨移花接木,硬把「一國兩制」塞到「九二共識」身上。「九二共識」是好藥,但加了「一國兩制」,就變成了毒藥,一旦變成了毒藥,台灣人當然不敢吃。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無關。「一國兩制」是統一後的安排,「九二共識」是統一前的默契,是統一前兩岸和平交流的基礎,完全是兩件事;即使有了「九二共識」,並不必然要接受一國兩制。「九二共識」被民進黨從一中各表變成了「一中亂表」,豈能不喊冤!

第四大冤,「九二共識」是鳥盡弓藏之冤。兩岸所簽的協議,包括辜汪會談以及馬政府所簽的所有協議,都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可是民進黨政府否認九二共識之後,卻又要概括承受所有的協議。就像某個人生病之後,前一天吃了特效藥,作用良好,隔天卻矢口咬定根本沒有特效藥。

第五大冤,「九二共識」不白之冤,它明明是特效藥,卻被當成了假藥。這劑特效藥有什麼作用呢?在李登輝時期,它讓兩岸展開了對話,到了馬英九時期,它的作用更為明顯。

馬紹章提到,馬英九執政八年,九二共識這帖特效藥至少顯現了五大作用:

(一)消炎止痛:讓扁政府時期緊張對峙的兩岸關係立刻和緩。

(二)暢通血路:兩岸直航三通,各方面的交流暢旺。

(三)活絡筋骨:台灣有更多參與國際活動的空間與機會,兩岸也不用互挖邦交國,主權更沒有縮水。

(四)貫通經脈:兩岸建立了各層次的溝通管道,最後甚至舉行馬習會,打通了任督二脈。

(五)延年益壽:讓台灣有更多的時間與機會發展自身,讓維持現狀可以持續。蔡英文說要維持現狀,但認為九二共識是假藥拒用,結果療效立刻消失,現狀也早已面目全非了。

馬紹章總結認為,兩岸關係生病了,不見得要服「九二共識」這帖藥,但總得找其它藥方,否則不服藥,病情只會加重而已,對台灣更為不利。

(中時電子報)

#韓國瑜 #九二共識 #蔡英文 #海基會 #兩岸關係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