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志工商5日宣布明年起停招3年,引起震撼。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6日發出新聞稿表示,高中教育已敲警鐘,一所辦學正常的私立高職會「自我了斷」,值得社會省思,凍漲14年學費的政策也該調整;不過台灣私校工會理事長陳秋瑩則認為私校應該走向市場化,私校退場跟漲學費不應掛勾。

本報聯繫教育部國教署組長韓春樹,他表示仍未收到協志工商公文,但媒體已經大幅報導,因此初步意見包括第一,責成學校保障勞資和學生權益,在此前提下「尊重他們決定」;第二,其實今年8月1日起,教育部考量私校代表的意見,以及108課綱選修課程的設備需求,已經調漲私校學費3%,調高684元,且依《高級中等教育法》第56條,都由政府補助。

尤榮輝6日在新聞稿指出,協志工商主動停招的理由是「近年因社會大環境改變,少子化衝擊致私校經營日趨艱難,學生素質低落,政策不明,致協志為繼續完成中等教育使命與理想受極大挫折,難發揮創校理想。」可見少子化後學校教育資源枯竭,大部分私立高中財務困難,而政府卻擺爛不管,還凍漲私立高中學費長達14年,有心辦學的私校就算再怎麼努力也看不到未來。

新聞稿表示,2015年以前,教育部管轄的高中職就有7所學校已停招。2017年,曾是台南市明星私中城光中學吹熄燈號,今年5月台南鳳和中學也決定停招國中部。107年度全國高中學生總約69.7萬人,其中公立高中生約40.7萬,私立高中生約29萬,如果公立高中人數維持不變,3年後110年度私立高中人數只剩下15萬人減少48%,私立高中職將「屍橫遍野」。

陳秋瑩則表示不贊成這種「漲學費以解決私校不想辦下去」的論述,一來現在薪資也沒提高,二來私校財務不透明,也不知漲了學費錢是怎麼用?更何況其實101年起國家就已補助私立高中職每人2萬4多元(約一半學費)。她認為,私校可以轉型成小學校或國際學校,也可以收高學費,但就別再接受國家任何補助,讓市場機制決定。

(旺報 )

#私校 #學費 #私立高中 #協志工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