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今年終於憑《我們與惡的距離》再次發光,當中功臣之一的林哲熹被視為2019年戲劇圈的至寶,他演活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應思聰一角,一個眼神、一滴眼淚都讓我們隨著劇情浮動情緒。看似蒸蒸日上的演藝事業,在眾人的讚譽聲下,本該一帆風順,但林哲熹卻有些憂鬱說:「最近其實有點小低潮,還有點失眠…」,到底怎麼一回事?

他接受《Bella儂儂》訪問時表示:「我其實是個很矛盾的人。」他曾是美術科班生,直到大一那年在朋友的建議下,才決定降轉戲劇系,「我朋友跟我說戲劇的第一件事就是認識自我,把自己打開,我覺得那是我當下很需要的」。跟很多年輕人有過同樣的苦惱,林哲熹也曾在自我認同過程中掙扎,「我覺得認識自己,並不是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而是在察覺自己當下的狀況,在每個當下認知到自己正在經歷什麼」。這段話好像有點難理解,林哲熹補充:「這樣說好了,每個人都一定會經歷低潮、難過,我覺得不要去批判自己,強迫自己要快樂,去理解自己當下的狀態,這才是真正的認識自己。」

林哲熹(左)、陳妤。公視提供
林哲熹(左)、陳妤。公視提供

演出為人熟知的《狂徒》、《我們與惡的距離》到《樂獄》過程中,林哲熹愈發愛上了演戲這門「關於人之於人」的課題,他豐沛的情感,全都投注在每個劇本篇章裡,每個角色都是他用盡全力「用命換來的」成果,「也許是這樣所以我也很容易想太多,老實說,我覺得現在我的狀態沒有大家講的那麼好,我常在思考,該怎麼做才能被稱為一位演員…」。

(中時 )

#我們與惡的距離 #林哲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