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印花稅的存廢多年來論戰已久,民國74年制定新制營業稅時,將附隨營業發票課徵之印花稅納入營業稅課徵,並規劃長期將視稅收情況適時廢止印花稅;民國91年行政院財政改革委員會「印花稅及娛樂稅之檢討」報告,也曾對印花稅的缺失有過檢討並建議可調升營業稅稅率以彌補地方政府財源之原則下,廢除印花稅;民國98年行政院賦稅改革委員會「綠色稅制之研究」報告,建議以綠色稅制改革來充裕稅收,藉此改良印花稅。

因此筆者試著從租稅理論中幾個重要的租稅原則來分析印花稅的問題:

1.財政收入原則:

我國印花稅佔稅收實徵數的比重從民國63年的3.63%,至民國76年開始降到0.56%之後,幾乎都維持0.5%~0.6%之間,民國107年為121億,佔實徵數0.51%,由此可知印花稅在歲入的重要性已低。

2.租稅明確原則與稅務行政原則:

台北市稅捐處民國95年內部研究報告也指出:「印花稅係對憑證課稅,依其性質內容而定其貼花義務,惟因經濟事項繁雜,契據種類繁多,容易造成徵納雙方各自不同解讀造成課稅與否看法互異,易生爭端。例如:委任契約與承攬契約間界線模糊;買賣契約與承攬訂作契約間常混淆不清;報價單、採購單、估價單或訂單應否視為代替契據性質亦有應否貼花之爭議……」。因此如上所述徵納雙方對於憑證是否構成課稅要件及究屬何類課稅憑證時有爭議不夠明確,常會造成納稅義務人的困擾。再加上逃漏的心態與稽查的困難,印花稅實不符租稅明確性原則與稅務行政便利原則。

3.租稅公平與中立性原則:

我國印花稅法第1條:「本法規定之各種憑證,在中華民國領域內書立者,均應依本法納印花稅」,此導致部分營業人以在國外書立憑證為由,規避應納之印花稅,尤以承攬契據為甚,使國內、國外營業人於承攬我國境內業務時處於不公平的地位。此外繁瑣的憑證認定與稽徵程序也容易增加納稅義務人的遵循成本,最後甚至可能轉而逃避貼印花或取消交易,這也不符租稅中立性與公平原則。由上述說明可知,印花稅並不符合租稅課徵原則,確實有檢討的空間,若能在提出地方政府的稅收彌補配套後廢除印花稅不失為簡政便民的好選擇。

檢視107年度六個直轄市印花稅收入佔該地方政府稅收實徵數的比率為:台北市6.91% 、新北市1.97%、桃園市2.94%、台中市2.75%、台南市1.97%、高雄市2.52%,與各該直轄市其他地方稅收入比較,比重仍低。建議未來若印花稅經立法院審議通過廢止,未及納編預算之年度請主計總處衡酌中央政府財源,統籌規劃補足地方政府減少之稅收;嗣後年度則由財政部編列預算作為替代財源;長遠之計則應納入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草案通盤處理。

(工商時報)

#印花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