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彩妝大師朱正生事母至孝,往年在每個重要日子裡,他總是替母親化粧打扮,上個月高齡93歲的母親驟逝,他在母親安詳離世時,忍住淚水為她塗上最後一次脣膏,讓母親美美的當天使去了,今年中秋佳節無法月圓人團圓,令他十分感傷。送走一直以來相依為命的母親,朱正生現在每到武漢工作,必訪昔日陪母親去過數次的黃鶴樓,現也努力調適、振作心情,迎接另一階段的新生活。

朱正生與媽媽感情深厚。
朱正生與媽媽感情深厚。

今年母親節過後,朱正生發現母親的胃口變差、食量變小、也不愛出門散步。於是帶母親到醫院做檢查,結果發現母親身體裡的癌指數非常高,再仔細檢查,才知道母親有癌細胞擴散現象。由於母親年歲已高,與家人們商量後,決定讓母親快樂度過餘生,不接受侵入性的醫療及化療。

朱正生(左圖)大學時期陪父母拍婚紗照,右圖為朱媽媽與朱正生小時候。
朱正生(左圖)大學時期陪父母拍婚紗照,右圖為朱媽媽與朱正生小時候。

他在暑假期間,原本安排要帶學生前往武漢參加兩岸交流活動,當時看母親的身體狀況時好時壞,一直不敢答應主辦單位。直到母親病情穩定,他去廟裡抽韱問菩薩,確定母親沒有事,才在出發前一天決定帶學生前往武漢。

幫模特兒化妝。
幫模特兒化妝。

在湖北武漢台灣周活動中,朱正生協助同學,熱心下場幫模特兒梳化,整場服裝秀動用60多位模特兒,朱正生一口氣幫忙化了將近20位。活動結束後,學校榮獲最佳「時尚妝容獎」,朱正生個人獲頒「優秀教師」獎。學生看到朱正生講到母親就眼眶泛淚,要他趕快回台照顧母親,不用牽掛他們。

朱正生協助同學幫模特兒梳化,活動結束後因此獲頒「優良教師獎」。
朱正生協助同學幫模特兒梳化,活動結束後因此獲頒「優良教師獎」。

在武漢獲獎。
在武漢獲獎。

朱正生把握難得回武漢的機會,利用大家在試服裝空檔溜去黃鹤樓、母親的老家等地探望親人,「總感覺母親似乎冥冥中希望我把握這次難得機會,回故鄉武漢一趟」,因為他已經將近10多年沒有再去過武漢。在武漢的活動非常順利,親人們看到《長江日報》、湖北電視台及中央電視台報導,看到他領獎的身影都倍感榮耀。他也把握有限時間和家人們餐敘,回到台北2天後,母親的狀況急速退化,於是送她到榮總接受安寧照護。

朱正生到武漢工作,必訪昔日陪母親去過數次的「黃鶴樓」回憶點滴(右圖)。每到黃昏總會回到每日跟母親一同散步到最後的「六度橋」-「松山火車站」思念母親(左圖)。
朱正生到武漢工作,必訪昔日陪母親去過數次的「黃鶴樓」回憶點滴(右圖)。每到黃昏總會回到每日跟母親一同散步到最後的「六度橋」-「松山火車站」思念母親(左圖)。

朱正生參加武漢台灣周活動,當地媒體大篇幅報導他衣錦還鄉。
朱正生參加武漢台灣周活動,當地媒體大篇幅報導他衣錦還鄉。

他回憶每個重要的日子,總愛幫母親化粧才出門,去年的母親節,他還告訴她「您是我畫過最資深美女,母親當時還笑得十分開心 。今年母親節,他特地去挑選她最喜歡的康乃馨,跟她一起插花。在母親最後彌留時,醫院的護理長告訴他「做每天對母親做的事」,於是他不斷在母親耳邊唱每天唱的〈三輪車跑的快,上面坐個老太太….〉,告訴母親「我一直陪在您身邊,不要害怕」。

朱正生在母親最後彌留時仍在母親耳邊唱每天唱的「三輪車跑的快!上面做個老太太….」告訴母親我一直陪在她身邊!不要害怕。
朱正生在母親最後彌留時仍在母親耳邊唱每天唱的「三輪車跑的快!上面做個老太太….」告訴母親我一直陪在她身邊!不要害怕。

朱正生想到與母親相處點滴,這些年母親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雙腿越來越無力,每天和外勞推輪椅帶母親到松山火車站附近散步,「我都騙她那裏的六道階梯就是老家的『六渡橋』。母親就會鼓足腳下輪椅,讓我扶著她慢慢地爬松山車站前的六渡橋,且邊數著六下邊爬完六道階梯,似乎在聊慰她的思鄉之情」。

當時許多路人都熱心跑去告訴他們旁邊有無障礙走道,殊不知那是他跟母親心中共同回憶,如今母親武漢老家旁的「六渡橋」已經拆除,獨留松山車站前的「六渡橋」,每次經過朱正生都會一陣鼻酸。開放觀光後,他有好幾次陪母親回武漢,「她說自己年輕時總愛留連在六渡橋的民眾樂園看楚劇和漢劇,母親失智後,朱正生就把所有快絕版的楚劇、漢劇CD都買回家,每日在家陪母親觀看。

朱正生還未走出喪母之慟。
朱正生還未走出喪母之慟。

朱媽媽這些年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雙腿越來越無力,朱正生每天和外傭推輪椅帶母親到松山火車站附近散步。
朱媽媽這些年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雙腿越來越無力,朱正生每天和外傭推輪椅帶母親到松山火車站附近散步。

(中時 )

#母親 #武漢 #活動 #告訴 #松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