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行政法院第二庭在審理一件遺產稅事件,認為作為裁判基礎的法律見解,與先前裁判的法律見解歧異,有統一必要,經對其他各庭徵詢意見獲回覆後,有兩庭同意該庭見解,但有一庭不同意。合議庭因此以裁定將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裁判,以統一最高行政法院各庭間歧異的法律見解。這也是最高行政法院大法庭新制今年7月4日上路施行後,首件提案大法庭的案例。

最高行提案大法庭的法律爭議事件,起因夫妻在1985年6月4日以前結婚,並適用聯合財產制,其中一方配偶死,繼承人在司法院釋字第620號解釋前,申報遺產稅時,列報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扣除額,但稽徵機關依最高行政法院91年度3月份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1985年6月4日以前取得的夫妻原有財產,不列入差額分配請求權範圍,核定為0元,作成遺產稅課稅處分,繼承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身為繼承人之一的配偶(即後死亡的配偶)在行政救濟中死亡,其繼承人申報遺產稅,未將先死亡的配偶遺產稅案中列報為扣除額的後死亡配偶的差額分配請求權,列報計入後死亡配偶的遺產總額。剛好釋字第620號解釋公布,行政法院依該號解釋意旨,判決撤銷先死亡配偶的遺產稅課稅處分確定,後死亡配偶對先死亡配偶的差額分配請求權,計入遺產總額課徵遺產稅的核課期間,要從何時起算?如無故意以詐欺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情事,則是否屬稅捐稽徵法第21條第1項第1款「已在規定期間內申報」,核課期間應為5年或7年?相關爭議問題,將有待最高行法院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歧異。

(中時 )

#配偶 #死亡 #遺產稅 #法院 #行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