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不僅僅是一種惱人的害蟲 ,而且相當致命,它們可是的徹頭徹尾的危險疾病載體,包括登革熱、日本腦炎、瘧疾、黃熱病,以及茲卡,都是蚊子所散播。如何殺滅蚊子?最具創新性的想法之一是釋放基因改造雄蚊,這些雄蚊會產生羸弱的後代,科學家認為,只要幾代的時間應該能破壞蚊子種群。然而不幸的是,在巴西的測試似乎已經失敗,突變蚊子的基因,現在與本地蚊群混合,種族在幾代之後又明顯回升。換言之,達爾文是對的,天擇仍然贏得勝利。

新阿特拉斯(New Atlas)報導,兩年前,茲卡病在中南美洲爆發,要是孕婦遭到帶有茲卡的蚊子所叮咬,會造成胎兒發育不良,導致新生兒小頭症,非常可怕,因此科學家紛紛研究如何對抗可惡的蚊子,其中最被期待的就是基改雄蚊法,科學家製作出一種帶有顯性基因的雄蚊,這種蚊子體內藏著一種基因炸彈,當它們與野生雌性蚊交配時,基因炸彈會在後代引爆,會使後代的生育力下降,少數出生的蚊子也應該太羸弱而無法長期存活。科學家在實驗室裡的研究結果,基因炸彈的破壞威力高達85%,被寄與厚望,已開始在佛羅里達、巴西等地進行區域實驗。

然而最近傳來失敗的消息,耶魯大學的研究人員現在檢查了巴西雅科比納市(Jacobina)周圍的蚊子,此處是該技術在過去幾年最大測試地,他們發現,在放出基改雄蚊的幾個月後,蚊子的數量雖然有過一段時間的下跌,但再一段時間後就反彈回升,而且一些原生蚊子體內,已有基改工程蚊子的基因,換言之,蚊子已經適應了基改炸彈,並且與之共存。

研究員傑佛瑞‧鮑威爾( Jeffrey Powell)說:「理論上,改造基因不會進入普通蚊子的種族,因為它們的後代應該會死亡,但是它就發生了。」

基改蚊子是由一家名為Oxitec的公司開發的,先曾已獲得美國食藥署FDA批准進行這類檢測。在巴西的案例中,每週放出45萬隻改造雄蚊在雅科比納市,釋放了27個月,總數量達到數千萬隻。為了密切關注它們,耶魯大學研究小組在釋放前,徹底的研究了雄蚊的基因組,與野外蚊子的基因型,比對出明顯的基因特徵,然後他們在釋放蚊子後的6、12、27、30個月後,再次捕捉蚊子來研究。

一開始情況順利,在6~12個月後,蚊子的總體數量確實有所下降,但是大約在18個月後,蚊子數量又開始反彈。研究人員表示,雖然理論上,基改蚊子的後代,應該只有3%到4%的數量能產生後代,但他們似乎並不像預期的那樣脆弱,它們能夠成熟,而且具有繁殖能力,因此測試結束時,有明確證據表明來自帶有改造基因的蚊子,已被整合到野生種群中。

更糟糕的是,這場基因實驗可能產生相反的效果,使蚊子更具基因多樣性。現在該地區的蚊子都是混血種,由三種不同來源的蚊子:原始的巴西蚊子,加上來自古巴和墨西哥的蚊子,這是因為當初的基改蚊字就是選用古巴和墨西哥的,這種更廣泛的基因庫,可能使蚊子更有適應能力。

現在科學家向公眾保證,混血蚊子不會造成額外的健康風險,但仍有令人擔憂的問題。尚不清楚這對疾病傳播或其他控制方法,會產生什麼影響。

這個真實故事讓我們想起那部著名的科幻電影「侏羅紀公園」,由傑夫高布倫(Jeff" Goldblum)飾演的搖滾數學家伊恩馬康姆(Ian Malcolm)講的完全正確:「你不可能讓恐龍一直當你的牽線木偶,因為生命永遠會自己找出路。」這就是天擇,這就是演化。

文章來源:Failed GM mosquito control experiment may have strengthened wild bugs

(中時電子報)

#蚊子 #基改 #巴西 #天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