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姓女子縱火燒死父親案一審開庭,凶嫌母親與弟弟以證人身分出庭。(翻攝畫面/洪榮志台南傳真)
劉姓女子縱火燒死父親案一審開庭,凶嫌母親與弟弟以證人身分出庭。(翻攝畫面/洪榮志台南傳真)

醫學系畢業高材生劉姓女子,今年5月因細故與家人口角後,竟購買汽油回家縱火,導致父親被燒死,母親及弟弟也被灼燒。台南地院18日審理時,劉母當庭聲淚俱下求情說,「女兒不是弒親,是生病了」,請求法官以看待一名生病孩子的角度來看劉女,「這是一位卑微的母親,最卑微的請求」。

劉母才剛出院,雙腳仍纏滿紗布,但仍堅持由親人推著輪椅前往法院作證。劉女則不發一語。

劉母說,女兒是個貼心、聰明、人緣好的女孩子,因為是家裡第一個孩子,父親很寵她,「是爸爸的心肝寶貝」。但大學畢業後,女兒在綠島打工時曾自殺;返家後,陪伴女兒的時間,女兒常睡不好,都是她抱著女兒一起睡;從那個時候開始,女兒就出現一些異常的行為,「她會對我說,什麼都不記得了,我的腦袋怎麼了」,還邊講邊打自己的頭。

劉母還指出,那段時間女兒會一個人發呆,也時常情緒不穩,「她會抓著我的手大叫,妳要看醫生喔!妳要去看精神科喔!」她知道女兒生病了,嘗試要帶她就醫,但對方抗拒,「想說慢慢安撫,再設法帶她去看醫生,想不到,就發生事情了。」

庭訊結束時,劉母還請求法官與女兒說話,法官裁准後,劉弟推著母親的輪椅,只見劉母緊握住女兒雙手,輕聲對她說,「有什麼話要跟媽媽說?有什麼話要跟媽媽說嗎?」但劉女卻面無表情,似乎不想與母親說話。

劉弟也表示,媽媽認為姊姊生病了,他也這麼認為;這很明顯,因為姊姊與先前有很不一樣的地方,這些差異都是姊姊從綠島返家後才開始出現,但他並不清楚姊姊在綠島發生了什麼事。

(中時 )

#女兒 #姊姊 #母親 #生病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