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獲得奧斯卡獎的英國實境短片《沈默的孩子》,描述小女孩莉比天生聽不見聲音,直到社工喬安娜教會莉比手語,女孩才終於露出笑容。(台灣國際聾人電影節提供)
去年獲得奧斯卡獎的英國實境短片《沈默的孩子》,描述小女孩莉比天生聽不見聲音,直到社工喬安娜教會莉比手語,女孩才終於露出笑容。(台灣國際聾人電影節提供)

去年獲得奧斯卡獎的英國實境短片《沈默的孩子》,呈現出聾小孩莉比在聽人世界的格格不入。劇中莉比與家人在餐桌上吃飯,因為聽不見,她茫然看著每個人的嘴巴快速移動,完全無法理解大家在說什麼。台灣國際聾人電影節執行長牛暄文也心有戚戚焉,「就像以前國高中時,同學們因為我聽不到,都是討論完才告訴我結果,但後來想想,這樣根本不是一起討論,因為我無法當下提出我的想法。」

牛暄文以台灣手語表示,今年邀請《沈默的孩子》來台放映,也邀請小女主角梅西.司萊(Maisie Sly)和父親吉爾森.司萊(Gilson Sly)來台,就是因為發現很多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聾人,「這部電影厲害的是呈現出聾人在聽人社會的孤獨感。以我自己而言,高中時,我是全校唯一一個聽障學生,我說的話,同學聽不習慣也聽不懂,就漸漸跟我保持距離。我曾經覺得很疏離、很孤獨,不喜歡去學校。」

牛暄文表示,他後來到美國,就讀世界知名的聾人學校「高立德大學」,學到美國手語之後,才終於了解手語的美好,體會到真正被世界接納的感動,「台灣的情況,往往是聽人希望聾人配合聽人,用力聽、努力讀唇。但在美國,很多人發現我是聾人之後,就會改用手語或紙筆跟我溝通,其實就是尊重。」

牛暄文認為,對聾人而言,無論是學手語或學口語都好,重點是有得選擇,「台灣很多家長會希望聾小孩選口語,禁止學手語。但以過來人的經驗來說,學口語很辛苦,一點都不快樂。去年底《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台灣手語也納入國家語言,我建議家長把手語納入考量,甚至和孩子一起學手語。」

牛暄文表示,很多聾人都曾分享過類似經驗:如果口語無論如何都學不來,為何不能也學手語呢?「像梅西的爸爸就說,無論梅西想要學手語還是口語,他都沒有意見,只要能梅西快快樂樂就好。」

#手語 #聾人 #口語 #台灣 #梅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