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苦苓今日在臉書上提出五點質問蔡英文,認為她在質疑別人前應先捫心自問。五點分別為:

1、蔡英文屢次要求柯文哲和韓國瑜「專心市政」,但他們為了選舉,都只在假日去各地拜宮廟。而蔡身為總統,卻堂而皇之的在平日上班時間(例如9月6日星期五)去拜廟,請問拜廟是屬於總統職權:國防、外交、兩岸之中的哪一項?

苦苓認為,要求別人「專心市政」,但自己這樣子有「專心國政」嗎?還是別人拜廟就是跑選舉、是不專心政務,蔡英文拜廟就不是跑選舉、而是關心人民呢?這不是雙重標準嗎?現在韓國瑜也有樣學樣,在平日上班時間在高雄到處拜廟,這可不可以說是你做的「壞榜樣」呢?

2、蔡英文說高雄是「菊姐養大的孩子被人騙走了」,為什麼蔡這個受過現代政治教育的人會有陳腐的封建思想?難道她認為縣市長不是人民的公僕,反而是古代說的「父母官」嗎?市長是經由公開透明的選舉,少數服從多數決定的,怎麼可以說是「騙」呢?難道蔡的總統位子也是「騙」來的?

苦苓表示,如果蔡英文說的「騙」是指公職還沒任滿、又去參加競選,那縣市議員去選立委、立委去選縣市長的可多了(包括民進黨的在內),也通通都叫「騙」嗎?那麼陳菊高雄市長任期未滿就被蔡叫去當秘書長,算不算是「帶頭行騙」呢?

3、蔡英文的行政院長下令廢除印花稅,全台21個縣市長總共就少了一百億的地方稅收可以運用,蘇院長只說要用統籌分配款來彌補,但是統籌分配款總額並沒有增加,政府也沒有下令徵收其他的地方稅來補足這一百億元,於是原本可以自己支配收入的各縣市政府,只好仰人鼻息的靠中央來給錢。

苦苓說,這樣做,到底是打算要刁難藍營佔大多數的縣市長、還是要想辦法偏袒少數綠營的縣市長、還是要讓所有縣市長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廢除印花稅是對的,但這樣全無配套的執行方式是錯的,難道經過上次地方選舉的慘敗,民進黨還是沒有記取教訓嗎?

4、蔡英文的經濟部統計表上,今年有5862億元投資、創造五萬個就業機會,表面上看起來數字很亮麗,但是從投資、設廠到募工,可能還要再等好幾年。而台灣今年到現在為止,包括華映最近解雇的兩千員工,就至少有一萬名失業勞工了。

苦苓好奇民進黨對這些失業勞工有關心嗎?有在輔導他們就業嗎?他們現在有多少人已經找到工作了?有多少人還在風雨中飄搖?蔡英文知道為什麼「莫忘世上苦人多」這句話會引起那麼多人的共鳴嗎?

5、蔡英文的外交部每次被問到哪一個邦交國的問題,回答千篇一律是「兩國邦誼穩固」,然後沒幾天就像索羅門和吉里巴斯一樣的「忽然」斷交了。可以請蔡政府不要再「報喜不報憂」、告訴我們下一個可能斷交的國家、讓我們心裡有點準備好嗎?

對於這樣一直被斷交下去,蔡英文又有什麼具體可行的對策呢?美國自己都是中共的邦交國,又憑什麼去勸別的國家不要跟中共建交呢?蔡政府覺得一味的依賴美國,真能挽救我們的外交困境嗎?

會不會擔心有一天,世界上連一個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都沒有了?那時候要怎樣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還是乾脆就發動修憲、換掉中華民國這個國號呢?

(中時電子報)

#蔡英文 #縣市長 #選舉 #苦苓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