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縣2013年曾發生日月明功女教主陳巧明,在和美古宅「默園」中自組靈修團體邀信徒參加,最後涉教唆虐死少年信徒案,遭判刑13年;如今再傳有台灣邪教,自稱「女聖師」、「聖母」的林姓女教主,經常暴力毆打成員,2歲幼兒到甚至80歲老人不放過,20歲方姓女被害人因此慘遭虐打致死,令外人納悶,這些邪教組織,究竟為何能令信徒深信不移?

彰基精神司法中心主任王俸鋼指出,邪教組織以各種高壓方式,箝制教友成員的思想、行動,達到高度控制力,其實從許多新興的特殊信仰團體、政治團體和恐怖分子組織,都可見到此現象,必須從其教條教義、章程宗旨、成員組成等一一去拆解分析,無法單就一種個案去論斷背後成因。

王俸鋼表示,這些特殊團體仍有共通點,就是會替團體內各種行為賦予不同於凡俗的意義,比如能達到驅逐惡靈、誠心正意等效果;如八家將起乩時,也會持棍棒打自己,視這種自我傷害、凌虐,有其心理特殊意涵,透過意志力,其耐受度就會不同於普通一般人。

他說,就像家庭親子關係中,多數受暴婦女很難離開施暴的丈夫、小孩子長期被灌輸「爸媽打你是因為愛你」的觀念等,加上長期的情感心理等原因。過去彰化縣也曾發生日月明功事件、1970年代美國也曾發生舉世震驚的邪教集體自殺事件。

王俸鋼表示,這些團體暴力自殘行為背後賦予的意義其實多是扭曲的,這套特殊的說法、解釋,讓許多成員深信不疑,除非能在離開此團體後,到另一個願意接納的團體,並好好長期接受心理治療,否則並不容易醒悟過來。

(中時 )

#團體 #邪教 #信徒 #成員 #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