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生率育持續下滑,繼2017年創下1.05的歷史新低紀錄後,2018年再降至0.98,為1970年來首次跌破1,也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唯一生育率不到1的國家,加重韓國的人口和經濟挑戰。

韓國目前的生率育遠遠不及維持人口穩定所需的2.1,據該國統計廳9月初發布最新預測,韓國人口將於2028年達到頂峰,為5,223萬人,之後將不斷減少,2067年估減至3,900萬。韓國為全球第11大經濟體,目前人口數為5,100萬人。

政府為了提振生育率,自2005年來斥資135兆韓元(約新台幣3.5兆元,每年平均2,333億元),採行一連串鼓勵和宣導措施,例如給予父母育兒補助,或是舉辦聯誼活動,鼓勵年輕男女走入婚姻和生育子女,卻未能帶來成效。

許多專家表示,年輕人不婚不生的原因很多,從養育子女費用、高青年失業率,再到加重職業婦女負擔。此外,不少人認為韓國社會競爭激烈,不論是教育或職場,皆是影響生育率的原因。

支持不婚的EMIF組織共同創辦人姜寒星(Kang Han-byul)表示,政府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聆聽女性的聲音,女性才是生育和照顧小孩的主要對象。政府不斷宣揚家庭和小孩的美好,卻隻字不提對女性造成的身心影響,這也是政策永遠無法說服女性的原因。

同樣的困境,也出現在新加坡。儘管政府大發生育紅包拚命催生,但該國生育率依然排全球後段班,去年新生兒數量創八年新低。

根據新加坡移民暨關卡局的報告,去年登記的新生兒數39,039,較2017年下滑1.5%。與此同時,死亡數年增1.8%來到21,282人。

去年星國的總生育率,也從2017年的1.16降至1.14,同樣遠低於標準人口替代率2.1。

星國政府長年來為危及國力的少子化問題傷透腦筋,不惜灑大錢鼓勵民眾「增產報國」,推出一連串生育獎勵措施。包括發放生育津貼,幫兒童開立發展帳戶,給雙親帶薪育嬰假等等。星國婦女生頭一胎或第二胎可領8,000新元,生到三胎以上每胎領1萬新元。至於兒童發展帳戶(CDA),政府先存入3,000新元,之後父母存1元,政府也跟著存1元,最高上限1.5萬新元。總計每胎領取的補助金為1.4萬到2.8萬新元(台幣32~64萬)。

新加坡國立大學家庭人口研究中心主任楊李唯君教授表示,數位破壞增添不確定性、全球金融動盪和氣候變遷,也影響到生育意願。她說:「這些因素可能促使夫妻三思,是否該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新加坡管理大學社會學教授Paulin Straughan指出,雇主應積極協助員工,在家庭與工作間取得平衡。

(工商時報)

#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