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韜演唱會現場被藍色應援色環繞。(中新社資料照片)
黃子韜演唱會現場被藍色應援色環繞。(中新社資料照片)
TFBOYS團隊應援色為橙色,但個人也有不同應援色,如易烊千璽是紅色。(取自新浪微博@想和28玩木馬)
TFBOYS團隊應援色為橙色,但個人也有不同應援色,如易烊千璽是紅色。(取自新浪微博@想和28玩木馬)
團體火箭少女101的應援色為粉色。(取自新浪微博@1戰狼101)
團體火箭少女101的應援色為粉色。(取自新浪微博@1戰狼101)

在演唱會上支持偶像,現在不只要舉燈牌還要比拚誰家的應援色面積更大、效果更震撼。這種應援方式由南韓組合H.O.T的粉絲首開先河,其後被吳亦凡等從南韓回大陸發展的明星帶回,逐漸成為大陸偶像文化的新潮流。有陸媒統計,目前當紅偶像團體或偶像個人的應援色中,以藍色最多。

決定偶像應援色的是經紀公司和粉絲後援會。在藝人經紀公司負責帶練習生的小嘉表示,偶像團體的應援色通常由經紀公司選定,如NINE PERCENT的是星海藍,火箭少女101的為粉色,UNINE則是極光色,R1SE是破曉色。

個人色多由粉絲自定

至於單一偶像的應援色,多數由粉絲依藝人的喜好、個人特點決定,吳亦凡喜歡銀河,IG暱稱也是Galaxy Fanfan,所以應援色是銀色;華晨宇外號「火星弟弟」,喜歡紅色,所以粉絲們在演唱會舉紅色應援燈牌;NINE PERCENT成員范丞丞的應援色是橙金色,色號為#FCC616,是其英文名Fan ChengCheng的首字縮寫+生日。

如果有比較完善的組織,粉絲還會與藝人經紀團隊取得聯繫,詢問其對應援色的意見以獲得認可,並向經紀公司報備。不過經紀公司對待成員個人應援色的心態很矛盾,既不希望個人應援色分走團隊的關注度,又樂見不同粉絲群互相競爭帶來的熱度;雖有經紀公司明確表態不承認藝人個人應援色,卻沒有任何實際的措施。

例如UNIQ的官方微博今年發表聲明,表示團體應援色是星空紫,不承認成員個人應援色及類似概念、說法,但成員各自的粉絲仍為偶像選定應援色,如李汶翰的紅色,王一博的綠色。

撞色則講究先來後到

偶像藝人設定的應援色如果撞色,也會引發雙方粉絲大戰。例如NINE PERCENT成員林彥俊以水色(淡青色)為應援色,卻與TFBOYS成員王俊凱的應援色撞色,應援字體又十分相似,引發王俊凱的粉絲不滿。林彥俊的粉絲表示是燈牌製作廠家技術導致的撞色,並給出解決方案,雙方和平收場。

火箭少女101成員孟美岐的應援色電光紫,與偶像團體UNIQ的團應援色撞色,雙方粉絲在網路發言,針鋒相對,但藝人同屬一家娛樂公司,事件不了了之。

這2種處理應援色撞色的主流方式也是仿傚南韓娛樂圈,以「先來後到,後輩讓前輩,名氣小讓名氣大的」為原則,由粉絲們自行協商解決。

日韓發展顏色代指藝人

儘管應援色已被追星族接納,但大陸偶像明星與應援色的「捆綁」並不像南韓娛樂圈緊密,並沒有出現顏色就能代指藝人的現象。

在日韓娛樂圈中,應援色是從偶像團體或藝人出道之日,就成為他們的代表色,對其個人與粉絲都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藝人在台上表演時,粉絲在台下有組織地製造出相應應援色的海洋,不僅場面壯觀,也讓藝人更有動力,甚至發展到可以以顏色代指藝人的地步,例如南韓粉絲說的「藍家」、「紅家」,分別指以寶藍色為應援色的Super Junior,和以珍珠紅為應援色的東方神起。

南韓SM娛樂公司旗下男團EXO-M的吳亦凡、黃子韜、張藝興從2014年起相繼回大陸發展,也把應援色文化帶回大陸,吳亦凡是銀色、黃子韜是藍色,張藝興是紫色。

形成呼應的是2013年出道的TFBOYS,團隊應援色為橙色,至於成員個人也有不同的應援色,王俊凱的應援色是藍色、王源是綠色、易烊千璽是紅色。

去年大陸因偶像養成節目盛行,出現多個偶像團體,帶動應援色文化的傳播,NINE PERCENT到火箭少女101、UNINE、R1SE等,不僅有各自的團應援色,有的成員還有單人應援色,在團員集體亮相的場合,應援色燈版多寡,通常被視為人氣高低的體現。

(旺報)

#大陸 #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