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宣布對川普總統展開彈劾調查,事情的起因是川普總統在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打一通道賀電話的當時,要求烏克蘭調查2020美國總統競選對手拜登和拜登的兒子與烏克蘭交往不當,涉嫌貪腐,此事隨即在8月12日由一名政府官員寫信揭發(信件呈現二手傳播不構成吹哨),指控川普堂而皇之招徠外國干預美國選舉。消息一經披露,謠諑紛紜,裴洛西頂不住黨團內部、特別是來自於進步派議員施加的空前壓力,於是不惜代價,決定對川普總統展開彈劾調查。

川普總統上任以來,面對的指控不斷。「通俄門」纏鬥兩年,司法調查結束,川普全身而退,但是民主黨控制下的國會委員會極為不滿,不計成敗,逕自號稱進行彈劾調查。可依法彈劾調查必須經過眾議院全員多數決方能正式啟動,而裴洛西始終有所顧慮。權衡輕重,彈劾是裴洛西一直不願意跨越的門檻,上個星期出現的戲劇性變化,是她的心理障礙經此「電話門」爆發而一舉突破,她終於斷然明確表示了彈劾調查意向。如今啟動彈劾程序所欠缺者,便是眾議院的多數決,不過議長意向明確,民主黨控制多數,而全美經濟雖好,媒體氛圍不利於川普。

對川普的彈劾程序正式經表決展開,目前觀察,機率很高,但是彈劾是否最後能夠達成,要看許多因素。首先究竟「電話門」的嚴重程度有多大?判斷嚴重程度的客觀指標,是川普濫用權力、打擊政敵、為求勝選的情節。招徠外國干預美國選舉,是總統無法承擔的天大罪名,所以話題長了翅膀,容易迅速延燒。川普為平息眾怒,當機立斷,立刻公布了他與澤倫斯基的電話紀錄。從紀錄來看,他的談話不夠慎重,但似乎不足以構成任何聯邦罪狀。

川普要澤倫斯基幫忙調查的事項,涉及烏克蘭一家公司在2016年掌握到的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服務器內容,無關本次選舉。當他們的談話繼續說到前副總統拜登和拜登的問題兒子杭特,川普特請烏克蘭調查拜登本人竟公然吹噓自己施加壓力(據稱以援助款為條件)擺平了烏克蘭檢察機關對兒子的調查。拜登的這件事其實顯然應該追查,只不過川普在任上面對競選理應迴避,但即便如此,電話紀錄並沒有顯示出他要求調查附帶任何對價條件,而且澤倫斯基最近也澄清並沒有感到川普在當時或事後對他施壓,所以整體而言並無不當。

問題的關鍵在於儘管富於經驗的憲法和司法專家,普遍認為披露的證據對川普不足以構成犯罪,可是美國大選在13個月之內就要舉行,大選年一切趨於政治化,而彈劾總統這樣一件大事與其說是搞法律,不如說是搞政治。川普創造就業機會的能力超強,過去1年每個月平均創造17萬3000個就業,導致民主黨選情低迷,頻頻呼喚經濟衰退而衰退不至。民主黨知道這樣下去,是選不贏的。川普言多必失,這次送槍給民主黨,可以說是咎由自取。民主黨於是整體陷入彈劾亢奮,要在選前持續確保話題燒烤川普。

至於即使遭到彈劾,川普最後會不會去職?那要看共和黨控制下的參議院會不會給出67票予以定罪,目前判斷概率很低。大選年的共和黨可能空前團結,飆出反彈。(作者為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中國時報)

#川普 #彈劾 #調查 #烏克蘭 #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