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一位匈牙利醫師曾倡議洗手制度,以此降低死亡率,卻遭同僚排擠,最後被送入瘋人院,遭毒打致死。時至今日,洗手已被認定醫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19世紀一位匈牙利醫師曾倡議洗手制度,以此降低死亡率,卻遭同僚排擠,最後被送入瘋人院,遭毒打致死。時至今日,洗手已被認定醫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很難想像,為教導醫師養成洗手習慣,竟讓倡議者丟了性命!19世紀的醫院是各種感染的溫牀,當時醫師絶少會洗手或清潔醫療用具,一位匈牙利醫師曾試圖在維也納的產房內實行洗手制度,以此降低死亡率,卻遭同僚排擠,最後被送入瘋人院,並在試圖逃離時遭毒打,最後因手部感染致死。時至今日,洗手已被認定醫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

BBC中文網報導,19世紀的醫院是各種感染的溫牀,那時醫院也被人稱作死亡之屋(Death House),生病甚至垂死的人只能使用最原始的設施,在家裏就醫反而更為安全3至5倍,因為當時醫師絶少會洗手或者清潔醫療用具,手術室骯髒不堪。

在19年紀40年代,匈牙利籍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曾試圖在維也納的產房內實行洗手的制度,以此來降低死亡率。現在聽來這個提議當然值得採納,但是當時他卻失敗了,而且還因此而被同僚排擠。

1847年,塞麥爾維斯首先注意到,維也納總醫院兩個產房之間有趣的差別。一個是由男性的醫科學生管理;另一個則是由一些中年女性料理。前者每1000次接生當中造成死亡的個案是98.4個;後者1000次接生個案中只有36.2宗死亡。

塞麥爾維斯觀察到,很多醫學院學生會從解剖間直接走去為孕婦接生。由於在當時,沒有人會在解剖時戴上手套或者使用任何保護措施,醫學院學生在課後走進產房時,衣服上沾有少量肉或者人體組織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而中年婦女們卻不會去上解剖課。這是否就是問題的關鍵?

經過多方臨床觀測,他斷定產褥熱的病因是屍體上的「感染性物質」之後,便在醫院裏增設一盆子的氯化石灰溶液。從解剖室出來的醫生,必須用這種殺菌溶液洗手,才能再去照顧病人。到1848年,醫學院學生主理的產房,每1000宗接生的死亡率下降到12.7個。

可是,塞麥爾維斯卻未能令他的同僚信服,產褥熱的多發與接觸屍體造成的交叉感染有關。事實上,使用殺菌劑洗手直到1880年代才成為產房的慣例。

塞麥爾維斯猛烈抨擊批評他的人,甚至將那些不洗手的醫生標籤為「殺手」。後來他在維也納總醫院沒有得到續約,回到了祖國匈牙利,在布達佩斯一所小醫院裏以無薪形式擔任產房的名譽醫師。

不過,對於他這個理論的批評仍然猛烈,到1861年,他的行為變得越來越古怪。4年後,一名同僚以帶他去一家新的醫院為託辭,將他帶去維也納的瘋人院。當塞麥爾維斯發現真相後試圖逃跑,衛兵對他施以毒打,用縛住袖子的緊身衣套在他身上,將他關進小黑屋。2星期後,塞麥爾維斯死於右手的嚴重感染,終年47歲。

塞麥爾維斯的貢獻後來得到了承認:時至今日,洗手仍然被認為是醫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

文章來源:洗手的歷史:這個19世紀醫生曾呼籲這個習慣而被毒打至死

(中時電子報)

#醫院 #感染 #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