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政府昨舉辦海洋文化及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識別系統CI暨網站發布記者會」,「Wecare高雄」則爆料,指海音的CI(主視覺)是前朝市府設計,韓國瑜搶發表是蹭熱度,還指海音招商成績掛蛋。對此,韓國瑜北部競選辦公室副執行長孫大千指出三問,並直言「當仇恨取代了理智,不由得讓人質疑,Wecare到底是在乎高雄?還是在乎『報仇』呢?」

Wecare高雄昨爆料韓國瑜收割前市府「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的政績拚自己選舉。高雄市文化局則回批,事實是前朝市府工程延宕,官員遭懲處,市府還遭監察院糾正。現任團隊不斷善後,招商動作也未停歇,了解內情的文化局、工務局人員私下透露,去年10月、11月連續2次流標,前朝就知道海音中心一定來不及,沒想到顛倒是非,硬把自己的錯怪在韓國瑜頭上。

對此,孫大千在臉書提出三質疑,首先,他提及,民進黨當年為了雪隧通車,不知道舉辦過多少次的通車儀式?韓國瑜市長只不過是出席海音識別系統及網站發布記者會,有什麼好開罵的?其次,地方政府的建設工程原本就有一貫性和延續性,韓國瑜不過是接棒完成陳菊團隊尚未收尾的「高雄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又有什麼必要扭曲為「收割前朝、蹭熱度」?

第三,孫大千認為,明明是市府與文化部在2017年8月爭取增加經費15億644萬,市府就海音3標進行招標,卻兩度流標,一直到今年2月採用限制性招標後才決標,工期才會因而展延到明年8月底,怎會把工程延宕責任全推到韓國瑜團隊的身上?她直言,「Wecare高舉著愛高雄的旗幟,卻在做報私仇的行為,這樣難道不會覺得對不起高雄市民嗎?」

文章來源:孫大千Sun, Ta-Chien臉書

(中時電子報)

#高雄 #韓國瑜 #孫大千 #Wecare #2020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