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雲淡,大漠邊關。雖然自己是一名地道的大陸北方人,但由於從未踏足西北內陸,邊陲塞外一直是令我魂牽夢繞的地方。此次,能夠與台灣的小夥伴們自陝西榆林一路風塵到甘肅敦煌,沿途一起走長城、看長城、品長城,自是人生中一次難得而精彩的文化體驗,更不由激起無限的聯想與思考。

在一路向西的長城體驗行程中,我腦海裡總是不自覺地將眼前的邊塞長城與千里之外的台灣海峽聯想起來。特別是當站在寧夏水洞溝明長城遺址上,看到長城內外迥異的自然風光與人文風情時,尤讓我想起同樣隔著一灣淺淺海峽的兩岸之間所存在的社會、政治與文化差異,並由此生發出許多關於兩岸的思考。

古代的長城,是古代中國農耕文明與草原文明的分界線,隔著長城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社會模式與經濟文化形態,且在數千年的漫長歲月裡總是伴隨著戰爭與衝突。可是,轉眼不過百餘年,如今的長城內外卻早已是兵戈不興、融為一體,雖仍有經濟生活與社會習俗上的不同,但再不覺有內外區隔的痕跡與觀感。

究其原因,我想就在於近代中國滄桑巨變般的社會大轉型,在幾乎徹底打破了兩種傳統社會文明模式的同時,又以一種新的、統一的社會形態深刻改變著長城內外的經濟社會生活,並有力形塑了長城內外人們共同的政治、文化與社會認同。

以政治為例,數千年裡,長城都被視為「華夷之隔」,一如我們在陝西榆林紅石峽所見崖刻題詞「華夷天塹」。

可是,近代中國的社會大變革,特別是民族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卻使得「迸諸四夷,不與同中國」的傳統華夷觀、中國觀被徹底更換掉,代之以具有近現代意義的民族國家意識,以及超越民族與地域思維的社會主義這一新的政治概念。前者重塑了長城內外、漢民族與少數民族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和主權國家意識,而後者,正如大陸知名學者汪暉教授所強調的那樣,則超越了近代民族國家的觀念,形成了更高層次的政治價值認同。

由此聯想到海峽兩岸,大陸與台灣雖由於歷史原因,在社會制度、政治模式和生活方式上存在巨大差異,但也存在徹底鑄甲銷戈、實現相與為一的無限希望。

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主權國家認同和中華民族認同依舊堅實的基礎上,與其等待新的社會大變革去重塑海峽兩岸的政治現實,更重要的還是需要兩岸中國人積極開動頭腦、努力貢獻新的政治智慧。而這需要我們用更加開創性和超越性的新政治理念讓兩岸人民在政治認同問題上也能「團結起來」、實現「心靈契合」,讓未來的海峽兩岸真正結束對立、消弭區隔,一如今日的長城內外、大漠邊關。

(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旺報)

#民族 #內外 #政治 #兩岸 #海峽兩岸 #華夷 #文明 #認同 #社會 #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