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千窟列鳴沙,崖壁紛披五色霞」,甫自「大西北」歸來的我,似仍未習慣日照時間之不同,身體仍在依依不捨著當地環境,而腦袋亦仍在細細品味著那八天的旅程……

其實,在旅程開始前,我是有些畏懼的,一來是擔心當地完全不同的氣候與食物,可能造成水土不服、飲食不習慣之問題,二來是由於自己甫從重病中康復,對於生活上的一切事物,尚未褪去戒慎恐懼的防衛心態,因此,我擔心自己無法玩得盡興,在社交上、玩樂上、飲食體驗上無法突破過度保守、謹慎的自我保護框架。但多虧一位陸生朋友的陪伴,我才能突破畏懼,從困境中「走出來」。

展,是個開朗大方又活潑的人,知道我難得來中國大陸一趟,總領著我看看這邊的建築、那邊的草原,也常拿著不同的小吃,不停地鼓動我試吃看看,就像是我原本不愛吃的紅棗,也是因為他的「積極」鼓譟,我才發現當地的乾燥紅棗有多麼好吃,而烤串,也是在他的「積極」慫恿下,我才放下對當地食安的疑慮、勇敢嘗試,進而才能體會到由冰啤酒、烤串構築的夜生活是多麼美味、新鮮。

他也是個健談的人,從玩樂到專業、從地方習慣到國際政治,他都能侃侃而談、提供不同層次的看法。

最印象深刻的一次,就是聊到兩岸近期關係、中港關係時,我以台灣媒體、國際媒體的報導與視角,提出一些有關於中國立場的猜想與態勢,結果他卻以對於中國官方之理解、經營媒體的專業,提出我完全沒想過的思考觀點、以完全不同的角度解讀國際事件,剎那間,我對於國際媒體、台灣媒體的信任度竟有些動搖,開始質疑起「以中廢言」的國際媒體市場之正當性。此外,亦對於部分兩岸議題之思考,有了完全不同的切入角度,而誠然,他的想法並不象徵著絕對的正確與客觀、我亦不會完全採納,但仍提供了我不同的思考角度,使我從台灣的議題生態中、媒體言論中「走出來」。

而他,也是個蠻體貼的人,知道我甫從重病康復,便一直在旅途上關心我,除了「努力」鼓動我嘗試新奇的事物外,亦不停地找話題與我聊天,似乎是想讓我只專注在旅途與話題上,而無暇回憶病痛的糾纏與恐懼;在這趟旅途中,亦多虧了他的「聒噪」、關心,方使我能暫時忘卻重病摧殘的過往,而改專注於旅程的體驗、美麗的景色,使我能從重病的困境中「走出來」,再度擁抱營隊的快樂、再度體會到踏查世界級景點的興奮。

這次的旅程,我看到了真正的長城、玉門關,我體會到身處沙漠的絕望,我咀嚼出硒砂瓜的甜美,我感受到莫高窟原始的虔誠美感,而此些都是我專心體會、專注於旅程所得的成果,多虧了你,我才能克服畏懼,讓我能在旅程中有著如此豐富的收穫,謝謝你,讓我走出來。(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

(旺報)

#體會 #旅程 #思考 #畏懼 #專注 #體驗 #當地 #走出來 #重病 #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