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沙烏地阿拉伯國防支出為全球第三高,這次煉油廠遇襲不但讓這個石油大國被打得措手不及,也暴露領空難以防禦的漏洞。

■How Saudi Arabia failed to protect itself from drone and missile attacks?

沙烏地阿拉伯在2018年國防支出的金額約達676億美元,在全球僅次於美國與中國,但仍無法保護煉油廠免於無人機和飛彈攻擊,事發之後,立即引起各界質疑的目光。

身為全球最大產油國,沙國煉油廠在9月中旬遭遇慘烈攻擊,摧毀煉油廠設施,導致石油減產五成,全球油市一度陷入恐慌,油價短暫飆漲。

前美國外交官員葛萊坡(Gary Grappo)表示,「沙國領導者可得好好解釋,為何一個國防支出位居全球第三的國家...卻沒有辦法捍衛自己最重要的煉油設備免於這類攻擊。」

外界也心存疑惑,沙國何以讓被視為經濟命脈的煉油廠曝露於危險之中。

千防萬防 沒防到低價無人機

答案很簡單,雖然沙國的軍事國防預算主要設定因應許多不同類型的威脅,卻不包括這次的攻擊類型。此次發動攻擊的是低空飛行且價格低廉的無人機和巡戈飛彈,是許多國家之前料想不到的奇襲方式,因此鮮少將之設定在防禦的武器範圍內。

另一方面,規模龐大的煉油廠是很容易鎖定的目標。

美國前國防部官員、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EI)中東專家魯賓(Michael Rubin)表示,「沙國石油資產易受攻擊,原因在於攻擊設備在夜間飛行,在沙漠中的背景來看,煉油廠就像耶誕樹顯眼,很容易鎖定為目標。」

魯賓指出,這代表敵人其實可以不需動用到高科技GPS領路的無人機,也能發動攻擊。

沙國國防部表示,此次國營石油公司Aramco位在阿布蓋格(Abqaiq)與胡賴斯(Khurais)的煉油設備遭到18架無人攻擊機與至少7枚巡弋飛彈的攻擊,已從殘骸中辨識出一款來自伊朗的無人機。

儘管背後擁有伊朗支持的葉門叛軍胡塞組織已宣稱是發動這次攻擊的主謀,但沙國與美國皆將矛頭指向伊朗,德黑蘭當局對此矢口否認。

美國國防大學副教授、資深軍事專家德斯羅區表示,「這場採用的是低空巡戈飛彈,而不是高空的彈道飛彈,這與防衛系統設計的偵察範圍截然不同,所以系統不會攔截它。」

沙國向來引以為傲自家採購許多昂貴國防精密設備,包括美國製的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德國製的Skyguard、法國的Shahine等防空系統,不久後還將引進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的薩德(THAAD)攔截器。

英國皇家三軍聯合研究所(RUSI)陸戰專家瓦特林(Jack Watling)坦言,「基本上這些都起不了作用。」

防杜憾事 專家提二建議

瓦特林指出,以愛國者防禦系統為例,這是專門射擊高空彈道飛彈,而不是像9月攻擊事件所用的巡戈飛彈和無人機,「那些是低空飛行的巡戈飛彈」。

一些專家建議,沙國目前需要的是短程的空中防禦系統,以及調降雷達搜尋和追蹤的範圍。

專家也提到,無論是沙國政府或是美國,目前都沒有部署足夠的防禦系統保護石油基礎設施免於這類攻擊,同時沙國與鄰國漫長的邊界,也讓防範無人機入侵難上加難。

(工商時報)

#國防 #防禦 #無人機 #煉油廠 #攻擊 #飛彈 #沙國 #低空 #石油 #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