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澳斷橋奪走六位外籍漁工的生命,也揭露他們在台灣的生活處境。事實上,過去已經有許多書籍寫過外籍漁工的辛苦生活。包含陸生姜雯的《奴工島》,透過一樁海上喋血案描述惡劣的漁船環境,或是前記者李阿明親自下海顧船的《這裡沒有神》,記錄真實和漁工同船共處的經驗。也有移工王磊寫下小說〈海浪之歌〉,雖然描述的是船長和漁工的溫馨情誼,卻也讓人看到社會底層的生命故事。

陸生姜雯在來台讀研究所之前,曾經有過在荷蘭讀書、打工的經驗,「當時工時長薪水低,也聽聞很多黑工被剝削的事。」來台後,她留意到來自東南亞的異鄉臉孔,進而關注起移工在台灣的勞動處境,「以前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接觸到移工之後,才知道原來在制度之下,人性可以如此扭曲。」

環境惡劣 擠在船艙睡覺

姜雯採訪2013年的「和順才237號」漁船事件,由於外籍漁工是境外聘僱,不能待在台灣土地上,因此漁工一到桃園機場就被直接帶到船上。不只待遇差,海上工作和生活環境惡劣,所有的外籍漁工只能擠在同個艙內睡覺。某天船長責罵一位外籍漁工,打他耳光,該漁工突然發狂反擊。姜雯寫到,雖然漁工有罪,「但背後不為人所見的,是真正殺人不眨眼的、吃人的制度。」

藉顧船工鏡頭 看透悲喜

資深攝影記者李阿明,則在離開媒體多年後,帶著相機到漁船上做最低階的顧船工。雖然顧船工是低階中的低階,他卻看見了台灣、大陸船員和外籍漁工的悲歡喜樂。《這裡沒有神》攝影書中寫到,例如明明出海一趟回來往往是幾千萬甚至上億元的漁獲,但船公司有時連一點讓人方便的小錢都要省,像是規定晚上不能用發電機,不讓漁工可以有燈光用。

面臨風險 大於就業保障

兩度獲得移民工文學獎首獎的印尼移工王磊(Justto Lasoo),收錄在《航:破浪而來,逆風中的自由》一書中的2016年得獎小說〈海浪之歌〉,則生動描繪一段外籍漁工與台籍船長的深厚牽絆,但也透過主角Yadi的回憶,看出外籍漁工被剝削的辛酸。

Yadi敘述,從初來台灣到現在,一直待在碼頭,不曾離開船上。外籍漁工在船上與一群昆蟲同居,每個月還需要付住宿費,「身為船員,我們的工作時間沒有確切標準,導致加班費的計算非常模糊,我們須面臨的風險遠大於就業保障。」

(中國時報)

#漁船 #來台 #移工 #外籍漁工 #漁工 #船長 #台灣 #顧船工 #船上 #姜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