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架設小耳朵、砸大把銀子向國外發簡訊、偷偷摸摸地傳輸檔案;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等地爆發示威期間,當局為壓制抗議聲勢切斷網路,但年輕人自有規避方法。

反政府示威1日爆發後,當局禁止民眾使用臉書(Facebook)與Whatsapp,2日進而下令完全切斷網路。在Wifi、3G、4G均告斷訊的情況下,示威者只能打電話和傳簡訊。

29歲青年阿瑪德(Ahmad)工作的網路供應商,負責執行政府命令關閉網路。

但私底下,阿瑪德也參加了示威。

他說:「我今天上午參加了示威,用手機拍攝影片,接著利用公司網路上傳臉書,再傳給伊拉克以外的媒體。」總公司網路沒斷,他還是可以在那裡上網。

他擔心遭到報復,也擔心政府會對他採取法律行動,因此使用假名受訪。

示威者說,政府之所以切斷網路,是意圖壓下安全部門無差別動用催淚瓦斯、實彈和水柱等武力的報導。

阿瑪德受訪這天,讓法新社觀看他打算在稍晚傳給國際媒體的影片,影片中依稀聽得到幾乎空無一人的巴格達街頭槍聲四起,阿瑪德和其他示威者在水泥障礙物後找掩護。

「朋友們還把他們存在隨身碟的影片拿給我,這樣伊拉克以外的大家就能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1日之前,許多伊拉克人上臉書和IG號召示威,抗議失業、政府貪腐、用人唯親、公共服務差等等。

示威第一天,社群媒體上有許多人用主題標籤「#解救伊拉克人」發出年輕男女遊行到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的影片。

當局開始禁用臉書後,伊拉克人反應也很快,有人下載VPN(虛擬私人網路)應用程式,有人則是在伊拉克熱門的串流服務Cinemana評論板上,偷偷張貼接下來幾次示威的資訊。

但系統斷訊後,那些管道也行不通了。

於是負擔得起衛星費用的人紛紛在自家屋頂架起昂貴的小耳朵,作為進入外部世界的窗口。

對25歲的女權人士拉夏(Rasha)而言,上街示威風險太大,但她找到了不同的參與方法。

她的男性友人每天都會透過簡訊,把全國各地示威的最新狀況傳給她,接著她再利用簡訊和手機,傳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歐洲的朋友。

她告訴法新社:「我是中間人。我沒辦法親自去抗議,這是我至少可以做的。」

她說,過去3天來,她每天要花大約100美元的電話費。

常常上街示威的29歲失業青年拉德(Jaafar Raad)也儲存了數十張影像和照片,一旦政府解除斷訊,他就會發送出去。他甚至用Whatsapp與臉書等應用程式錄下示威的聲音,一旦網路恢復,影音就會自動傳送給海外的朋友與國際媒體。

「人們必須知道我們發生了什麼事,這樣我們才能對暴力後面的黑手追究責任。」

(中央社)

#示威 #網路 #伊拉克 #政府 #影片